波音737Max試飛完成,美國迫切希望撤銷禁飛令,中國有三條原則

資訊     2021年08月13日
波音737Max試飛完成,美國迫切希望撤銷禁飛令,中國有三條原則

圖為波音737MAX型客機自上海浦東機場起飛

據《觀察者網》8月11日報道,中國浙江舟山市普陀山機場於在官方帳號上發布消息稱,8月11日上午9點24分,一架波音737MAX7型客機自上海浦東機場起飛進行審定試飛,並於9點41分降落於普陀山機場。這架客機隨後進行了近2個小時的空域與進近驗證試飛,並於13點06分離開舟山,返回上海浦東機場。消息提到,這是近兩年半以後,波音737MAX首次降落該機場。

波音737Max試飛完成,美國迫切希望撤銷禁飛令,中國有三條原則

圖為埃航空難現場

在2019年初,由於自身安全問題連續導致了印尼獅航空難和埃航空難,波音737MAX型客機遭到了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國和地區禁飛。從事後的調查來看,波音公司為降低成本,將客機飛控系統研發外包給水平較低的軟體編寫公司,在相當程度上導致波音737MAX型客機連續發生空難。飛機在飛行過程中會自動判斷是否需要拉抬機頭,但在判斷完成後會鎖死拉杆,不允許飛行員手動控制飛機進行拉升或者降低。兩次空難中均出現了拉杆被系統鎖死後飛行員無法拉抬機頭,最終導致飛機以近乎垂直於地面的角度墜機的情況。

波音737Max試飛完成,美國迫切希望撤銷禁飛令,中國有三條原則

參與審定試飛的這架波音737MAX型客機於8月4日自美國本土出發,8月7日抵達中國

在此次測試飛行之前,美國政府曾多次尋求中國方面批准波音737MAX型客機復飛。在今年6月16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曾回應相關問題,並就此提出了中國方面的三條原則。

首先,飛機的設計更改必須獲得適航批准;

其次,駕駛員必須重新得到充分有效的訓練;

最後,兩起事故調查結論必須明確,改進措施必須有效。

簡單地說,美國方面必須確保對事故進行充分地反思和吸取教訓,避免類似情況再度發生,否則中國方面不會同意該型客機復飛。

這本就是波音公司應盡職責,只不過由於種種原因,其出於短期收益的考量而在飛機安全領域放寬了審查,甚至於出現了「我審我自己」的情況,這才導致波音737MAX型客機作為波音公司力推的新一代主力客機,在長達兩年半的時間裡遭到美國本土外最大市場的禁飛。美國商務部長吉娜·雷蒙多在被問及此事時表示,由於中國市場的重要地位,拜登政府迫切地希望中國解除禁飛令,以確保美國企業能夠同中國繼續進行貿易往來。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波音公司於2020年發布的一份報告的說法,未來20年內中國民用飛機市場的規模將會達到3.1萬億美元,其中1.4萬億為新飛機購買費用,1.7萬億為民用航空服務購買費用。但由於波音旗下飛機安全問題備受質疑,因此其能夠從這份3萬億級別的市場中分得多少仍是一個未知數。同樣根據波音公司2020年發布的報告,其全年虧損超119億美元,遭客戶取消客機訂單數達800架。與此同時,其競爭對手空客公司大舉進行擴張,雖然雙方均因為疫情的原因而被迫減產,但空客公司566架的交付數量要遠超波音的184架。

波音737Max試飛完成,美國迫切希望撤銷禁飛令,中國有三條原則

波音公司並不是一家大而不能倒的企業,只要其倒下後能夠瓜分的利益足夠豐厚

毫無疑問的,中國市場是否會重新對波音打開大門,是波音公司未來生死存亡的關鍵所在。雖然由於有美國軍方的訂單,波音公司不大可能徹底消亡,但如果民用飛機業務長期疲軟,波音走上格魯曼、麥道等公司的老路,被美國國內其他的競爭對手收購也並非不可想像。只不過,波音公司是否有著足夠的誠意、動力和資源去修復因為兩次空難而損失的聲譽,拜登政府又是否能夠頂著中美關係不斷走低的壓力促成波音737MAX型客機在中國復飛,或者更進一步說美國是否能夠扭轉本國企業過於逐利的貪婪本性,仍是一個尚未可知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