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爾離任在即,多位德國政客對華發難:中國是對手,聯美抗中勢在必行

資訊     2021年08月13日
默克爾離任在即,多位德國政客對華發難:中國是對手,聯美抗中勢在必行

圖為拉舍特與默克爾

據《環球時報》8月10日報道,隨著德國現任總理默克爾的任期進入最後的八周,多位德國政客開始就德國未來的外交戰略發聲,並將矛頭指向中國。被認為是默克爾接班人的阿明·拉舍特在一次演講中呼籲釐清中國和歐洲之間的分界線,警惕歐洲市場遭中國「控制」的風險。拉舍特稱,德國和歐洲應當加強同美國的關係,建立更為緊密的跨大西洋聯盟,一同應對所謂的「中國威脅」。

默克爾離任在即,多位德國政客對華發難:中國是對手,聯美抗中勢在必行

圖為卡倫鮑爾與默克爾

曾經被認為是默克爾接班人的另一位德國政客、現任德國國防部長卡倫鮑爾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其在撰寫的文章中警告稱,要小心中國對全球經濟、標準制定和未來技術不斷增長的影響力。中國不會遵循西方的規則行事,而是會尋求建立一個開放、平等和民主的社會,破壞西方國家賴以生存的全球主導地位。卡倫鮑爾批評稱,中國希望通過經濟手段來做大蛋糕,而非通過摧毀其他國家發展的前景來維繫優勢。如果美歐不阻止中國,則中國將作出表率,證明西方道路的錯誤性。

默克爾所屬的基民盟議員彼得·拜耳在提到中國時表示,中國是一個獨立於西方之外的成功經濟體,西方世界低估中國太久太久。如果想要在應對中國一事上保持中立,那麼這個人一定是幼稚而危險的。西方國家應當更加積極地採取行動,特別是在價值觀和意識形態領域對抗中國。最優先下手的方向應當是一帶一路,這是中國提高自身國際影響力最直接的切入點;亞投行、亞開行和南海問題等也可以作為備選項,無論如何對抗中國已經是勢在必行。

默克爾離任在即,多位德國政客對華發難:中國是對手,聯美抗中勢在必行

圖為默克爾訪問武漢

報道提到,在過去的16年里,默克爾所領導的中德關係和所主導的中歐關係更加傾向於合作共贏,而非對立和對抗。但隨著默克爾即將卸任德國總理一職,以及美國急劇右轉民粹化,中德和中歐關係生出了新的變數。在所謂的人權問題和經濟制裁的壓力下,歐盟和德國似乎面臨著必須選邊站的尷尬情形,而拉舍特、卡倫鮑爾和拜耳等德國政客們的表態似乎意味著德國優先選擇了跨大西洋關係,試圖維繫更加難以相處的美國同己方的關係。

不過,也有觀點認為,拉舍特等人的表態並非是真心想要同中國對抗,而是希望借表態來嘗試訛詐中美兩國。由於目前中德之間的經貿關係並未受到政治風波的劇烈影響,因此如若在拉舍特等人紛紛表態、德國政府順利換屆後,美國方面仍不願意向德國作出實質性的利益讓渡,則德國可以通過對華釋放善意信號修復中德之間的政治關係,避免重蹈澳大利亞的覆轍。如若美國作出了讓步,則德國可以考慮藉此要挾中國,迫使中國在經貿問題上給予德國更多的優惠。

默克爾離任在即,多位德國政客對華發難:中國是對手,聯美抗中勢在必行

不願顧及他人、堅持偏見和歧視是西方國家一貫的毛病

回顧歷史的話,兩次世界大戰的主戰場均在歐洲,戰火摧毀了英法德等國的主導地位,讓美國有機會上位成為新的世界級帝國。類似的,中美之間如果真的爆發衝突,則衰弱許久的歐洲將有望在中美之間左右逢源,嘗試重回世界舞台的中央,這一點也是所有人都能夠看出來的。需要了解的是,德國或者說歐洲仍有大國的夢想,對此中國一向持歡迎態度,而美國則採取堅決打壓的態度。在這個基礎上德國政客們還想著向中美特別是中國索取更多的利益,看似是兩全其美的做法,但卻絲毫沒有考慮到其他國家的訴求,特別是一直支持歐洲獨立自主的中國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