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號病人」就是她?參加武漢軍運會的美國運動員,骨折拒絕治療

資訊     2021年08月14日

8月1日,央視《世界周刊》節目曾披露過美國在2019年疫情爆發前舉行的「事件201」防疫演練。這場演練由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蓋茨基金會和美國公共部門等機構籌辦,主要內容是模擬一種新型冠狀病毒爆發給人類社會帶來的衝擊,並探尋有效地應對辦法。

「0號病人」就是她?參加武漢軍運會的美國運動員,骨折拒絕治療

然而,「事件201」演練舉行後不久,一場席捲世界的疫情居然真的爆發了,並且「劇情」走向與演練設想的幾乎一模一樣,這不由得令人懷疑,美國或許與新冠病毒有著莫大的關聯,出現在武漢的病毒,其實是美國人帶來的。

做出這一判斷的理由之一是,「事件201」與武漢軍運會在同一天舉行,美國共派出300多人參加,其中有幾名軍人運動員患上神秘病症,並在不久後離境回國,美國政府至今未做出解釋。7月30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曾就此事質問美方,300多名參會人員中究竟有沒有人出現類似新冠肺炎的症狀?患病的美國軍人運動員到底得的是什麼病?相關病例必須儘快公開。

「0號病人」就是她?參加武漢軍運會的美國運動員,骨折拒絕治療

去年3月19日,捷克生物學家蘇阿佩科娃博士曾在接受捷克媒體採訪時指出,新冠病毒的傳播進程明顯受到了美國的操縱,美國人可能在2019年10月將這一生物武器帶到武漢,但病毒發生了變異,不僅感染了中國人,對所有人都造成了威脅。蘇阿佩科娃分析認為,病毒隨機自然演化的過程是非常雜亂無章的,任何一個步驟出錯都會讓病毒死亡,而不是有序運作,除非病毒本身就是美國實驗室的產品。

捷克媒體也指出,美國軍方曾以歐洲疫情嚴峻為由,悄悄取消了「歐洲捍衛者2020」這場冷戰後北約在歐洲規模最大的演習,但在過去的SARS病毒、中東呼吸綜合症、禽流感、豬流感等疫情期間,美軍從未干預過任何重大軍事行動和演習。因此,在美軍士兵和裝備已經準備完畢的情況下,演習僅僅因新冠疫情而被取消就顯得非常可疑。

「0號病人」就是她?參加武漢軍運會的美國運動員,骨折拒絕治療

另外,美國獨立調查記者喬治·韋伯曾於去年3月20日爆料稱,他已經找到了引發2019年新冠疫情的「0號病人」,那就是參加武漢軍運會的美國軍人運動員,準確地說,是一位名叫瑪特捷·貝納西的女軍官,她將病毒帶到了中國。

韋伯援引公開資料報道稱,貝納西曾於2016年在馬里蘭州米德堡基地擔任訓練官,而這個基地就在臭名昭著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的下游70公里處。後來貝納西又被調往貝爾佛阿堡基地醫院擔任安全官,直到武漢軍運會開幕。同樣,貝爾佛阿堡基地距離德特里克堡也不遠,僅有1小時左右的車程,距離曾經爆發不明原因肺炎的「Green Spring」養老院更是只有20分鐘車程。顯然,貝納西完全有機會接觸到來自德特里克堡的危險生化物質。

貝納西在武漢軍運會上的表現也很不同尋常,根據美國軍方給出的信息,她於2019年10月20日參加了軍運會80公里公路自行車賽,跑完第四圈時處於領先狀態,但在進入最後第五圈時發生碰撞,導致頭盔損壞,肋骨骨折,但貝納西卻拒絕治療,堅持回到了自己的自行車上。不少美國網友表示,軍運會剛結束武漢就爆發了疫情,這很奇怪。

「0號病人」就是她?參加武漢軍運會的美國運動員,骨折拒絕治療

分析人士指出,美國在基因修飾和冠狀病毒研究領域具有領先地位,特別是北卡羅來納大學的拉爾夫·巴里克教授團隊,更是這方面的先驅。巴里克不僅是冠狀病毒基因重組技術的發明人,還完成了全世界首例類SARS病毒跨物種感染實驗,他甚至曾親口承認,自己設計了一種可以不留痕跡的基因修飾方法。因此,如果美國政府堅持「病毒來源於實驗室」的說法,那麼嫌疑最大的無疑是美國自己,新冠溯源工作也必須先從美國查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