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為何非要見中方領導人?可能有四點原因,美元美債美軍都出了問題

資訊     2021年08月17日

圖為張麟征

長期支持兩岸統一的知名學者、台灣大學名譽教授張麟征於7月31日在媒體上刊文,對剛剛結束的中美天津會談進行了分析。文章指出,從圍繞著此次會談的一系列動態來看,美國方面急於促成國務卿布林肯訪問中國,以便於討論恢復中美高層之間的互動往來,特別是為美國總統拜登訪華與中方領導人會面做鋪墊。但是,從會談的氣氛來看,雙方都並沒有做好和解的準備,美方更是擺出了一副死皮賴臉的樣子,試圖以勢欺人逼迫中國低頭,這顯然是十分不正常的。

文章對可能的原因進行了總結,大致可以分為四點。其一是美國可能自認為已經完成了與盟友們的和解,以及反華聯盟的構建,可以藉助聯盟的力量打斷中國的發展步伐。不過,從現實來看,6月中旬的七國峰會和北約峰會,美歐之間均以不歡而散,相比較而言在亞洲的美國盟友更加服從於美國,除韓國不願意加入反華聯盟外,日本和澳大利亞均表現出了強烈的意願。

其二則是美國可能對於反華聯盟的建設或者已經完成建設的反華聯盟並不具備十足的信心。即使刨去在反華一事上三心二意的歐洲,單說最為積極的日本和澳大利亞兩國,美國人也難以予以對方絕對的信任。日本是希望藉助積極反華,換取美國對自身的鬆綁,以期修改和平憲法、解禁集體自衛權,成為一個正常國家,進而擁有更大的自主權擺脫美國的控制;而澳大利亞則是出於對內部政治鬥爭的需求而選擇反華,完全有可能出於自身的利益在關鍵時刻與美國步調不一致。

拜登為何非要見中方領導人?可能有四點原因,美元美債美軍都出了問題

圖為美聯儲主席鮑威爾

其三則是美國在經濟領域出現了嚴重的問題,急需中國的支持。目前美國通脹的壓力舉世皆知,雖然共和黨出身的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為了在民主黨執政的政府里急需謀求連任,堅稱通脹只是暫時性的,並將通脹的原因歸結於一些意外情況,但就現實來看,包括極少漲價的快餐店、咖啡店都因為通脹因素而不得不調高漢堡、咖啡的價格,足見此次通脹性質之嚴重、局勢之嚴峻。特別是拜登急於在今年9月通過新的預算案,如果不尋求中國的支持和幫助,美國國內的經濟形勢極有可能導致其支持率暴跌,進而導致預算案無法通過,最終導致拜登政府的執政基礎動搖,影響2022年中期選舉和2024年總統選舉。

拜登為何非要見中方領導人?可能有四點原因,美元美債美軍都出了問題

駐外美軍尾大不掉是美國的老問題

其四則是美國的三大利器:美元、美債、美軍,前兩者都出了問題,美軍處境也好不到那去。從美軍連夜撤離阿富汗一事來看,美國政府已經完成了對美軍內部軍閥派系和山頭的打壓,以實現戰略收縮。但這種打壓的代價十分慘重,美國不得不對外進行大量讓利,對內以抬高軍費和加大採購收買軍方。典型案例便是英國伊莉莎白女王號的南海行,外界預期美國極有可能為了獲取這艘航母的使用權,以及英國在圍堵中國一事上對於美國的支持,而向英國方面進行利益讓渡,以填補英國在脫歐後的利益損失。

天津會談中,中國副外長謝鋒對美方的錯誤行徑進行嚴厲批判

文章在最後指出,美國方面希望在中美關係中設置「柵欄」,阻止中國在美國反覆侵犯中國利益後對美國採取反制行動。但中國卻在進行對美外交轉軌,更多地以我為主,以本國利益為主,而不是一味遷就美國的利益、對美國的霸權退讓。中國已經給美國開出了兩張清單作為中美之間關係緩和、談判恢復的前提,而美國人連正視這兩份清單的勇氣都沒有。美國人顯然沉溺在過去的榮光之中,以巨嬰式的心態試圖維護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拒絕多極化、全球化的世界,這才是中美之間最大的分歧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