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諾不再發動任何戰爭,日本真反省了嗎?菅義偉隻字不提加害責任

資訊     2021年08月18日
承諾不再發動任何戰爭,日本真反省了嗎?菅義偉隻字不提加害責任

日本政府以紀念二戰投降為名,舉行的所謂「全國戰歿者追悼儀式」

日本共同社8月15日消息稱,日本政府在當天舉辦了一項關於二戰紀念的相關儀式,日首相菅義偉也同時赴東京都地區出席了該項紀念會。但令人值得懷疑的是,對於此次紀念儀式,日本政府並未以「日本投降」或「反省戰爭」為主題,反而是在此日本投降76周年紀念日之際,將儀式主題設置為了「全國戰歿者追悼儀式」。與此同時,出席紀念會的日本首相菅義偉在會上大談「和平主義」,絕口不提二戰時日本對各國的犯下的累累罪行,也絲毫未言有關於任何日本二戰罪責的反省,只是在隨後承諾,日本「不會再發動戰爭」。只有在出席儀式現場的日本天皇,才於致辭中提到了「深刻反省」等這類的言辭。

承諾不再發動任何戰爭,日本真反省了嗎?菅義偉隻字不提加害責任

日本首相菅義偉發表講話,並在會後為靖國神社獻出香火錢

但顯然日本政客從上到下,均對於「認罪反省二戰」這一嚴正的歷史主題,從未進行過任何的深切的反省與考量。剛剛結束儀式的菅義偉就以「自民黨總裁」的名義,向供有日本二戰一眾甲級戰犯牌位的靖國神社,獻上了日媒稱之為「玉串料」的供奉用香火錢。隨後,更是有以日本環境大臣小泉進次郎為首的,數位日本政府內閣大臣,毫無顧忌的趕往靖國神社,進行參拜活動。且有日本《產經新聞》報道稱,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更是攜一眾日本政客與政府高官,在15日上午就親赴靖國神社「拜鬼」。由此看來,日本方面似乎對於軍國主義在二戰時所犯下的戰爭罪行,毫無悔意,至於反省,更是無從談起。

承諾不再發動任何戰爭,日本真反省了嗎?菅義偉隻字不提加害責任

靖國神社對外開放參觀的游就館

之所以遭到日本侵略的各個國家,均對日本政客參拜靖國神社如此的反感,是有著眾多的歷史與現實依據的。作為二戰時神風特攻隊所謂的「出征儀式地」,靖國神社一直承擔著日本宣揚軍國主義思想,美化侵略戰爭的「窗口」。為了「洗白」其侵略戰爭的本質,日本還在靖國神社中設置里一個專為遊客參觀的展覽館。在該對外場館中,日本將自己塑造成拯救亞洲的「救世主」形象,扭曲侵略戰爭的性質,把侵略中國的「九一八事變」,描述成日本民眾遭到中國的壓迫,「生活在悲憤的淚水中」,不得不發動的反擊。

承諾不再發動任何戰爭,日本真反省了嗎?菅義偉隻字不提加害責任

日本靖國神社游就館內有關於南京大屠殺事件的謊言

對於震驚世界的南京大屠殺事件,日本更是為了掩蓋其滔天的罪行,在靖國神社內部展板上標註詭辯稱,是大量的中國軍人偽裝成市民,而至於隨後的遇難人數超過30萬的大屠殺,卻隻字未提。而類似的掩蓋與扭曲粉飾侵略戰爭的手段,在整個靖國神社場館中可以說是不勝枚舉。此外,更關鍵的,在靖國神社中,至今仍然供奉著包括14名經國際軍事法庭審判的日本甲級戰犯在內的,超過1000名在侵略戰爭中對各個國家造成眾多災難的戰犯禍首。而日本政客們卻將這些失去人性的軍國主義戰犯們,稱之為「向為國作戰並犧牲寶貴生命的英靈」,並時時參拜,香火不絕。

承諾不再發動任何戰爭,日本真反省了嗎?菅義偉隻字不提加害責任

此前的日本議員政客多以個人名義「暗度陳倉」參拜靖國神社

其實僅從參拜靖國神社的事件上來說,就可以看出日本對於反思侵略戰爭,到底持有著一種什麼樣的態度。早在二戰結束後,即便日本無條件投降,日方也搶在了同盟國準備廢除靖國神社這一「軍國主義象徵」之前,藉助祭祀其他未死之人為名,為日本侵略軍人舉行了「臨時大招魂祭」,隨後更是以政教分離為藉口,將靖國神社以非政府機構的名義保留了下來。此後的1966年,日本政府將包含有14名甲級戰犯的名單交由靖國神社祭祀,並暗中把兩位在侵華作戰中死亡的日本王室成員,移入了靖國神社之內。

承諾不再發動任何戰爭,日本真反省了嗎?菅義偉隻字不提加害責任

親赴靖國神社進行參拜的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

而日本這種「切香腸」戰術顯然也被某些勢力所默認,見時機的成熟,1978年,在日本相關政客的授意下,靖國神社正式將包括東條英機在內的14名甲級戰犯供入神社之內。緊接著再到1985年,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便於當年的8月15日,首次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公職身份,正式參拜靖國神社,而就是這次參拜,開啟了日本政客們以官方名義,赴靖國神社「拜鬼」的先河。並在此之後,歷屆日本政要均將參拜靖國神社作為一項政壇活動的必要條件,前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與安倍晉三等政客甚至將參拜靖國神社作為其競選諾言大肆宣傳。自此為戰犯們「招魂拜鬼」之風,便一發不可收拾。

承諾不再發動任何戰爭,日本真反省了嗎?菅義偉隻字不提加害責任

在菅義偉內閣任日本環境大臣的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之子,小泉進次郎參拜靖國神社

雖然此次日本首相菅義偉並未直接親赴靖國神社進行參拜,但從「全國戰歿者追悼儀式」的表現上看,也似乎並未對日本軍國主義發動的侵略戰爭,作出多少實質上的反省,反而是顧左右而言他的以「和平」口號為大旗,宣稱如今的日本是「建立在戰歿者寶貴的生命」之上的。如此歪曲曾經的侵略戰爭實質,無視並損害眾多受害國家人民的情感與尊嚴,足可以看出,日方並沒有以實際行動反思與正視為他國帶來災難的歷史。而日本政壇這種代代相傳的所謂「反思」,對於那些遭遇日本侵略者所帶來深重苦難的人民而言,也絕非是一句「日本不會再發動戰爭」的所謂承諾,就以了抵消的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