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美重啟貿易談判可能性不到20%,拜登騎虎難下,不能對華「軟弱」

資訊     2021年08月21日

自拜登上台後,美國國內重啟中美貿易談判的呼聲日趨高漲。如當地時間8月5日,包括美國全國商會在內的30多個來自零售商、晶片生產商、農場主和其他領域最有影響力的美國商業團體聯名致函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和美財政部長耶倫,他們警告美國政府若繼續保留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的行為將會拖累美國經濟並要求拜登政府儘快重啟對華貿易談判並取消關稅。

美媒:中美重啟貿易談判可能性不到20%,拜登騎虎難下,不能對華「軟弱」

然而,美國媒體卻對中美重啟貿易談判的前景表示悲觀。他們認為,中美貿易談判重啟的可能性不足20%。造成這種窘境的主要原因絕非拜登不想重啟和中國貿易談判以儘快結束兩國間貿易的不正常狀態,而是在多方掣肘之下,拜登處於「進退兩難」境地,一旦草率重啟和中國的貿易談判很容易被視為「對華軟弱」,進而遭受多方攻擊。

首先,拜登受到特朗普支持勢力的壓制。雖然特朗普已經下台,但從拜登上任前爆發的衝擊國會事件不難看出,特朗普在美國依舊很有影響力。而拜登上台後一直試圖向這股勢力證明自己比特朗普「更優秀」,那就必須在一些事情上比特朗普「走得更遠」,比如在貿易問題上對中國的強硬態度。由於有特朗普的「珠玉」在前,可以想像,如果拜登表現出對中國的絲毫妥協立刻會遭到特朗普支持勢力的激烈抨擊。再加上近段時間,特朗普頻頻發出「重返白宮」的「宣言」,他的支持者更為狂熱。如此敏感時段,重啟同中國貿易談判無疑風險係數很高。

美媒:中美重啟貿易談判可能性不到20%,拜登騎虎難下,不能對華「軟弱」

此外,舍曼的天津之旅也讓拜登明白,中國已經不是百餘年前那個積貧積弱,任人宰割的國度,想解決問題就必須以平等的姿態坐下來認真談,可這恰恰是特朗普支持勢力所不能容忍的事情。這種情況下,暫不重啟中美貿易談判無疑是明智選擇。

其次,拜登為美國寡頭勢力裹挾。作為傳統建制派政客,拜登深知沒有寡頭支持就別想坐穩總統寶座的「遊戲規則」,所以上台雖時間不長但悉數清除前任各種對寡頭不利的內部政策。但重啟中美貿易談判問題上,寡頭們對拜登提出的要求可謂「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一方面,寡頭們因特朗普時期種種限制對華出口的政策而損失掉相當一部分中國市場,所以非常希望拜登儘快重啟談判,敦促中國打開市場。

另一方面,寡頭們從特朗普大幅提升對華關稅並全球打壓中國部分高新技術企業的行為中獲益良多,特別是禁止部分有實力中國高新技術企業產品進入美國使部分相關寡頭幾乎弄斷國內市場,所以他們也希望這種狀況持續。寡頭們過高地「希冀」嚴重壓縮拜登對話談判的迴旋餘地。曾經參與諸多重大國際斡旋的拜登自然明白,所謂談判必然是有鬥爭有妥協才有可能獲得雙方想要的結果。如果沒有碾壓性的實力,單方面施壓只會讓談判破裂。因此拜登在重啟中美貿易談判之前必須先說服美國寡頭們,讓他們願意做出讓步。可面對這些動輒凌駕於國家之上的寡頭們,拜登的說服工作前景堪憂。

美媒:中美重啟貿易談判可能性不到20%,拜登騎虎難下,不能對華「軟弱」

再次,拜登受制於保守勢力的「政治正確」。近年來,隨著美國綜合國力趨於衰落,崇尚對外強硬的保守勢力越來越活躍。當特朗普上台後提出「美國優先」時,整個美國的保守勢力都為之狂熱。在保守勢力眼中,美國是當之無愧的「全球領袖」,任何領域都不能讓步,其他國家必須遵循美國意志。這狂妄且膚淺的認知在美國很有市場並逐漸發展成一種「政治正確」,而面對中國這種新興大國更容易激發保守勢力貫徹「政治正確」的熱情。如歐巴馬在談到為何強行推動建立前景不佳的TPP時便直言不諱表示,這是為阻止中國掌握未來貿易規則制定權。到特朗普上台大規模製造同中國貿易摩擦,更是被美國保守勢力認為是「正常操作」。

由於是非常時期的弱勢領導人,拜登必須努力平衡各方面勢力,尤其是已經深入美國社會的保守勢力。即使他們的觀點極度荒謬,可拜登只能予以遵守甚至強化。受到他們「政治正確」的壓力,拜登既無法在國內營造出有利於中美貿易談判重啟的輿論環境也難以保證雙方談判成果會得到貫徹。既然不能靠強硬來解決問題,妥協又不能被列入選項,暫時擱置就成為非常務實之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