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對祖國無動於衷,黃向墨為澳洲捐款上千萬,卻被澳取消永居權

資訊     2021年08月24日

都說商人有著敏銳的直覺,成功的商人一般都會擁有比較敏銳的嗅覺,可以預知自己的判斷是否正確。可是在中國這樣一位地產大亨卻因為自己的無恥做法,使自己和企業陷入泥潭,走向了萬人指責的尷尬局面。在中國面臨嚴重疫情侵襲之時,這位財大氣粗的房地產董事卻一分錢不捐,轉身捐給澳大利亞3000萬元,而這3000萬不僅打了水漂,最後還被毫不留情地攆了回來。2020年隨著武漢疫情的全面爆發,大大小小的企業以及個人都為武漢捐款無數,就連今年七月河南的洪水災難,經營困難的鴻星爾克等許多企業都紛紛將自己的大部分財產捐給河南鄭州。可是作為中國成功的房地產,不僅對我們一毛不拔,還轉身去做澳洲的舔狗,豪氣的拿出三千萬,捐給一直以來對我們都不太友好的澳大利亞,這位豪氣的房地產老闆又是誰呢?為什麼在自己國家面臨災難時一毛不拔,卻對別國出手如此闊綽呢,最終又為什麼被澳大利亞攆了回來呢,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疫情期間對祖國無動於衷,黃向墨為澳洲捐款上千萬,卻被澳取消永居權

這個人就是玉湖集團的董事長黃向墨,說起黃向墨,那可是一個標準的富一代,不僅如此他還是非常有名的慈善家。黃向墨出生於廣東省,地道的農村孩子,從小就家境貧寒,家裡的姐妹也非常多,由於家裡供不起,他很早就外出深圳打工了。雖然讀書少,但是他擁有一個非常聰明的頭腦,剛開始只是建築工地的一名普通工人,也做過水泥工,幹著最辛苦的工作,拿著最低的工資。雖說深圳的機遇很多,但是對於黃向墨這樣一個沒有見過世面的年輕小伙子而言,是很難找到出路的,因此他也是屢屢碰壁,一直沒找到適合自己發展的道路,最終還是留在了工地繼續工作。由於他的聰明頭腦慢慢地從普通工人變成了一名包工頭,於是他覺得地產行業才是他自己的成才之路,後來慢慢依據自己在這方面積累的經驗,使他徹底轉入了地產行業。在1993年,他創辦了深圳市南嶺建築公司,最終他決定自己開發房地產項目,當然他也獲得了不小的成就,於是便一手創辦了玉湖集團,從此正式進入房地產市場。出身農村的他成功之後依然非常低調,很少接受採訪,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生意人,他通過敏銳的市場嗅覺,開發了許多知名的樓盤,成為非常有名的地產大亨,他的財富也是水漲船高。隨後讓我們非常敬佩的是,他選擇回報家鄉,給家鄉的建築投資就有1.5億,教育事業更是捐贈了大幾百萬,玉湖中學投資400萬元用於建設,投入500多萬元成立玉湖教育發展基金會,還拿真金白銀幫助那些真正需要幫助的人,也曾經在2011年榮登湖潤慈善捐贈排行榜第10名。這也表明了黃向墨熱衷於慈善事業,這樣的情懷還是很多企業家所不具備的,就在這一切都是順利之時,他卻開始準備離開國家前往澳洲,他也將更多的精力投放在澳大利亞。

疫情期間對祖國無動於衷,黃向墨為澳洲捐款上千萬,卻被澳取消永居權

不得不說,澳大利亞也算是一個風景美麗的國家,街道非常乾淨衛生,教育事業也非常頂尖,這些我們都是承認的,在此之前有不少中國人對澳大利亞充滿嚮往。而在2016年澳大利亞數據統計,共計2400萬的人口中,有120萬都是中國人,中國人占該國總人口數將近5%,而這些移民澳大利亞的中國人中,也有不少是中國富豪。顯然黃向墨就是其中一個,但是比起其他只不過是移民到國外的富豪,黃向墨似乎不懂得不忘國土的道理,在對澳大利亞做足功課之後,他便開始前往澳洲,黃向墨開始不斷同澳洲學界政界進行接觸,試圖在他們心中打造一個樂善好施的商人形象。2011年他開始投資澳洲,收購了很多項目,從2012年開始他便大量對雪梨市場進行投資,購置物業和房產,經營自己的澳洲商業的帝國。2015年為澳大利亞捐款高達74萬澳元,2016年向雪梨大學捐款350萬澳幣,2018年接手了王建林在澳洲的萬達資產,資產總額高達十多億澳幣,可以說他為澳洲的各項發展都作出了重大貢獻,提高他們的科研水平,但是黃向墨對澳大利亞的慷慨解囊卻慘遭質疑。在2017年的時候,澳大利亞的媒體表示,他的捐款只是為了達成某種目的,要在澳大利亞推行中國的南海立場,並且還表示要嚴查,黃向墨還被扣上了中方間諜的帽子。雖然事情最終得到了解決,但是澳洲的做法不得不說令人心寒,然而這好像對黃相末並沒有什麼影響,怎樣也阻止不了他做舔狗的心,後來又直接向澳洲的慈善機構捐款3000萬人民幣,可是為澳洲捐款這麼多的黃向墨並沒有得到什麼好處。雖然他們全家早就已經是澳洲國籍,但是在2019年的時候便被澳洲收回了他的永久居住權,不僅如此還被澳洲指控偷稅漏稅。

疫情期間對祖國無動於衷,黃向墨為澳洲捐款上千萬,卻被澳取消永居權

在大家看來黃向墨好像是被坑了,但是這又何嘗不是他自作自受呢?放著自己的國家不待,偏要跑到澳洲,放著自己的國家有困難,一毛不拔,卻舔臉給澳大利亞豪氣捐款。當然,無論是移民和捐款都是個人的自由,我們不能道德綁架,也不能因此去定論一個人,只是因為黃向墨為了移民到澳大利亞,向澳大利亞慷慨捐款而感到心寒。更主要的是,黃向墨是在中國的房地產市場賺取了大量財富後,又將財富以無償的形式給了他國,並且在面對國民遭受危難之際,卻對外聲稱和自己沒有關係,這個說法才是讓許多國民感到寒心的一點。但是黃向墨的這些做法很快引起了澳洲人的關注,澳洲媒體一直以華人僑領這個稱號稱呼他,而且澳洲的三任總統都曾接見過黃向墨,可見黃向墨個人在澳洲的知名度還是非常高的。可是澳方對他的暗送秋波卻非常不滿,對此還當眾批評他,但黃向墨並不在乎這些,反倒是對外聲明我捐款,不是要求他們給我任何回報,如若不需要請退還,我會將這些錢捐贈給慈善機構。所有人都以為黃向墨在澳大利亞的商業版圖會越做越大,但沒想到卻面臨著如此大的悲劇,在媒體輿論之下,澳洲民眾對於他的不滿越來越多。

疫情期間對祖國無動於衷,黃向墨為澳洲捐款上千萬,卻被澳取消永居權

2017年12月,澳洲某重要的相關人員宣布辭職,理由是自己曾經不斷接受黃向墨的捐贈並且為其提供商業的福利,而黃向墨對澳大利亞的慷慨解囊也慘遭了質疑。在2017年的時候澳大利亞的媒體表示,黃向墨捐贈是為了達成某種目的,要在澳大利亞推行中國的南海立場,並且還表示要嚴查,隨後雖然他也向大家解釋了這些相關言論,但是大家好像並不相信他為自己的辯解。黃向墨在入澳大利亞國籍的時候,已經失去了中國國籍,現在也不屬於中國人,他只能將澳大利亞的公司交給了自己的兒子,而玉湖集團的形象也因黃向墨事件在國人的心中醜陋了很多,集團的前途也是非常堪憂。辛苦一輩子創建的集團就這樣,為了得到別國的國籍被他親手毀於一旦,作為不是中國公民的黃向墨也只能改名回到了香港,每過一段時間還要辦理相關手續,才能在香港待下去,而他對於國內疫情不管不顧,更沒有伸出援助之手,對他國如此熱心,對祖國如此冷漠,也讓黃向墨背負了不少的罵名。

疫情期間對祖國無動於衷,黃向墨為澳洲捐款上千萬,卻被澳取消永居權

早知現在,何必當初。一場疫情讓我們看清了許多,同時也是告誡我們每一位國人,祖國母親永遠是最偉大的,對我們是最包容的,自己的家永遠是最好的。而澳大利亞的做法告訴我們,現在世界人民的聯繫已經越來越緊密,我們接觸到外國人的機會也越來越多,只有用一顆平等尊重的心去對待別人,才能換來同樣的尊重。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真正的和平共贏能夠實現,人類社會能夠取得不斷的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