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一戶人家,居住機場跑道50年,拆遷款補給十億,為什麼不肯搬

奇趣     2021年09月05日

隨著人類文明進步,時代變遷,經濟飛速發展,各國對本國家的城市建設和規劃也提上行程。在固有的土地中建設新文明,拆遷和新建就變成人類文明發展中必不可少的浩大工程。有一類人群他們適應當下的居住環境,不願進行拆遷,願守著他們腳下的土地安靜地生活。他們和拆遷應用而生,被稱為釘子戶,按字面意思理解,他們是一群各種原因,對拆遷這件事不滿意,像釘子一樣紮根守護自己的土地和房屋,來抵抗拆遷。

在日本在建造成田機場時,便遇到了釘子戶的難題。原來自日本公布建設成田機場計劃時,便遭到不少民眾反對,處於機場待開發地的原住民由於並不滿意賠款條例以及其他原因,誓死守護自己的房屋不被拆除。

日本一戶人家,居住機場跑道50年,拆遷款補給十億,為什麼不肯搬

日本政府對此事也非常關心,拆遷款也是越提越高,有些人陸續搬走,成田機場施工也提上日程,但仍有幾戶態度十分堅決,不肯拆遷,直至成田機場建成時,還有一位釘子戶住在跑道中,至今已經在跑道中居住了50年之久,拆遷款更是從當初的一億漲到十億,也並未讓他動搖。

一、成田機場的建設提上日程

在上世紀60年代,日本開啟「國民收入倍增計劃」,國內公共投資和民間投資迅速增加,日本政府注意到,原有的羽田機場運載量接近飽和,於是便計劃著建一個更大的機場,用於日常的客運和貨運,解決羽田機場運載飽和的狀況。後來,日本政府便開始新建成田機場的規劃,之後,成田機場的建設方案公之於眾,機場建在日本千葉縣成田市,但是日本政府方沒有提前與成田市的原住民進行商議,導致了成田機場建設困難重重。

日本一戶人家,居住機場跑道50年,拆遷款補給十億,為什麼不肯搬

建設機場是一個浩大的工程,需要經過多方考慮,日本政府雖然在建設計劃上考慮周全,但是忘卻了重要的一點,就是選址的原住民的意見。首先,日本是個十分講究禮儀的國家,突然告知選址的原住民要徵用他們的房屋建機場,他們一時也是難以接受;其次,在與住民商議拆遷款時,由於政府給出的賠償款與住民理想的賠償款大相逕庭,導致了機場建設久久不能開工。

在日本的《土地管理法》中有規定,如果是政府用於建設公益性建築時,可以徵用私人的土地,於是日本政府依法請求法律支持,希望得到土地的使用權。雖然法律是這麼寫的,但是住在這裡的人並不認同,如果你要搶走我的土地,我就和你硬拼到底,態度十分強硬,而法院判決卻遲遲無音,雙方陷入僵局,建也不是,不建也不是。

二、與釘子戶們邊「建」邊「斗」

眼看著時間越拖越久,成田機場還未開始施工,日本政府坐不住開始行動了。後來,日本政府開始採用強硬的手段促進成田機場規劃地原住民的搬遷,這種方法雖然強硬但是有效,很大一部分住民為此妥協搬離了住處,成田機場的建設終於開始實施。但是仍有幾十戶住戶態度強硬,你強我便更強,使得日本政府方和留下的住民的矛盾越來越深,趕也趕不走,甚至起衝突造成傷亡。

至此,日本政府看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為了使這件事情不再往下一步發展,日本政府決定廢除《土地徵用法》中關於徵用民眾私有地的條例,隨即公開向這些住戶道歉,表示可以進行進一步商討,提高賠償金。一些住戶看到政府態度轉變並真誠道歉,拿到的賠償金也比之前多,於是有一部分釘子戶就同意搬離。

日本一戶人家,居住機場跑道50年,拆遷款補給十億,為什麼不肯搬

然而世上最不缺的就是和你對著乾的人,有一些釘子戶就是不搬走,你修你的機場,我過我的生活。很快成田機場的修建進入了瓶頸期,一些主幹跑道修到了釘子戶所居住的區域,由於數次溝通無果,釘子戶表示,我就是不搬,你還能怎麼辦,於是日本政府不得不修改修建計劃。由於這些釘子戶散落在原計劃的三條主幹道的其中兩條中,這給主幹道的修建造成了很大的困難,沒辦法只能改道了,這便又使修建機場的速度變得緩慢。

之後,成田機場修建完成,但與其初期修建計劃相比有很大不同,建成的機場面積比原來預想的要小,只開通了1個航道,由於其他兩個航道的釘子戶問題,沒辦法正常開通使用且日本關於噪音的管理非常嚴格,為了不影響居住在跑道中的居民,機場被限制在每天晚上11點到第二天清晨6點不能使用,這為新建成的機場帶來了很大的困擾,因為停止使用就意味著虧損,政府多次與住在跑道中的住民商討,而這一商討便是50年之久,期間有人搬走,但也有人總住在那裡,沒有個結果。

三、「最強」釘子戶

如果說釘子戶是成田機場修建和使用的最大問題的話,那在這些釘子戶中最強的一位一定姓「市東」,他就是住在跑道中,使成田機場第二跑到打了個彎的住戶,並且已經自此居住了50年了。他家田地就包圍著跑道,目前這戶釘子戶的主人叫市東孝雄,今年已經68歲了。

日本一戶人家,居住機場跑道50年,拆遷款補給十億,為什麼不肯搬

當市東孝雄被問到為什麼堅持居住在跑道中時,他回答說:「我家住在這裡已經有一百多年了,一直在這裡種地,到我這裡已經第三代了。」其實從一開始規劃建機場開始,市東表示就沒有打算搬走,政府趕也趕了,甚至還動過手,不過後來政府態度變好了,甚至有些哀求,希望我搬走,拆遷款也是越給越高,從一開始的一億到後來給10億,面對這些條件他都沒有妥協,只是想守住父輩的土地,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夠繼續在自己家田裡勞作。

即使是很多人無法理解,市東先生住在這裡每天忍受著飛機起飛的噪音,也不願搬去其他地方。儘管國家多次遊說勸說,都遭到了拒絕,但由於居住地特殊,市東先生家出門就是跑道,政府還是給他修建了特殊的隧道,以便於他出行。

日本一戶人家,居住機場跑道50年,拆遷款補給十億,為什麼不肯搬

結語:

成田機場自建成以來,目前是日本第二大客運機場,世界第八大貨運機場,與其修建計劃有很大的落差。造成這樣的結果主要原因就是住在跑道中的釘子戶們,如果釘子戶們全都搬走,成田機場肯定能發揮它更大的作用,但到目前為止仍有釘子戶居住其中,這個期望暫時還不能實現。

雖然釘子戶們各有各的原因不願意搬走,有的是因為錢財,有的是因為情懷,願意在機場跑道中居住忍受噪音的困擾幾十年之久,自己生活受到困擾,也給機場運轉帶來不便,然而當這樣的釘子戶真的可取嗎?他們真的快樂嗎?我們不得而知……

參考文獻:《歸田園居》《東京成田國際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