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談判,王毅提出「重大戰略誤判」是什麼?美國為什麼會誤判?

資訊     2021年09月18日

美國高級別官員又來訪華了。美國氣候變化特使克里近日來華訪問,同中方解振華在天津舉行了會談,並且與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就中美關係舉行了視頻會議。

近段時期以來,美國三番五次派各路人馬來華訪問,用了各種藉口,一會兒談人權,一會兒談氣候,一會兒談地區局勢,實際上都是為了推銷美債,為了讓中國加大出口商品數量,平抑美國國內的物價。

而且,特別奇葩的是,美國有求於中國,卻始終不能拿出實際行動來改善中美關係,還採取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要求中國聽從美國的指令,這是讓人非常費解的。

中美談判,王毅提出「重大戰略誤判」是什麼?美國為什麼會誤判?

這一次,克里來華,表面上看是要同中國就全球氣候變化問題進行討論,並且希望達成一些實質性成果,但實際上,美方依舊多次「懇請」同中國高層官員舉行會面,希望讓中國能夠幫助美國度過眼下的難關。

中方不會像美國那樣唯利是圖,也不會像美國那樣不負責任,因此我們看到,既然克里來華多次要求同中國高層對話,那麼中國就安排了這樣的對話,只不過形式和地點的選擇意味深遠。

上一次舍曼來華,就沒有落地北京,而是被我們安排在天津與同階別的官員舉行了會談,這一次同樣地,克里既然要談氣候變化問題,當然只能跟對等的解振華進行溝通。不過,本著對中美關係大局負責任的態度,中國特意答應了美方的多次請求,安排了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同其進行溝通。

不過,克里顯然沒有被允許來北京訪問,而是繼續待在天津。與舍曼不同的是,克里這一次不僅身在天津,而且與王毅的會面被安排以視頻的方式進行,這件事在中國外交歷史上都是十分罕見的,可見中國對美國的態度已經進行了重大調整。

實際上,中國心裡非常清楚,美國現在遠比中國要著急,國內的疫情沒有退去,債務違約風險激增,通貨膨脹率高漲,民眾失業率也在飆升,全球對美國的態度都發生了變化,就連盟國的盟友也開始紛紛與其做切割。

中美談判,王毅提出「重大戰略誤判」是什麼?美國為什麼會誤判?

儘管他們看在這個老大哥的面子上,口頭上對其部分反華政策進行了支持,但是落實到實際行動方面,基本上算是各忙各的,這些歐洲的官員沒有人願意真的搭上自己的政治前途和國家的利益站隊美國,他們還是願意多在與中國做生意、賺錢上面花費精力。

王毅外長在這次會談上,就中美關係發表了講話,再一次重申了中國的立場,要求美方對中美關係急轉直下負責,並儘快回應中方上一次提出的2份清單以及3條底線。王毅還強調,造成中美關係現狀的原因歸咎於美國對中國的重大戰略誤判。

那麼,王毅外長所說的重大戰略誤判其具體的內容到底是什麼?美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誤判?中國現如今對美國的態度,反映了中國足夠的底氣,那麼中方的底氣從何而來呢?王毅外長又為什麼說合作是雙方唯一正確的選擇呢?

美國的低劣手段

中美博弈至今,雙方各自出牌,尤其是美國,為了遏制中國崛起,現在基本上已經把手中的牌都出盡了,不管是貿易戰、金融戰、外交戰這種明牌,還是涉及到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種種暗牌,可謂是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中美談判,王毅提出「重大戰略誤判」是什麼?美國為什麼會誤判?

對此,中國政府堅決反擊,中國民眾也感到十分氣憤。美國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非要跟中國過不去呢?的確,很多分析都認為中國的崛起以及中國力量與美國之間距離的縮小,讓美國感到十分不安,美國怕被中國趕超,所以才會對中國大打出手。其實這只是淺層次的表象,究其根本原因還是在於美國的想法出現了問題。

美國秉持著零戰思維和零和博弈思想多年,始終不願意改變,在美國看來,如果中國在實力上超越了美國,對美國的影響絕不止力量方面的。首先,中國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如果中國超過美國,則證明社會主義制度比資本主義制度要好,對此美國不能夠接受,畢竟自己堅持和踐行了多年的制度,如果被人說不如社會主義制度的話,豈不是說自己的戰略判斷出現了問題嗎?

其次,中國是一黨執政,多黨合作,而美國是多黨派輪流執政,其自認為自己的這種安排是最民主的體現,如果中國在共產黨的領導下取得了成功,那豈不是證明一黨制不會妨礙國家的發展嗎?對此,美國也是不能接受的。

再次,中國的基礎是一個農業國,經過多年現代化的努力,終於取得了成功,如果中國超越美國,則證明現代化道路不止一條,也就是打破了西方一元論,打破了西方不可戰勝的謬論,這是美國所不能允許的,因為自己的威信一旦喪失,將會導致霸權主義很難推進下去,全世界各國都會紛紛效仿中國,這樣美國就沒有辦法「薅羊毛」了。

最後,中國是東方國家,代表了儒家文明,如果中國取得勝利,那麼就證明了在文明層面,東方戰勝了西方,而且黃種人戰勝了白種人,這一點美國也是不能接受的,因為它一直認為自己是「上帝的特殊選民」,白種人天生就比其他有色人種具有優勢,這也是為什麼美國頻繁出現種族主義歧視問題的根源。

中美談判,王毅提出「重大戰略誤判」是什麼?美國為什麼會誤判?

美國的這種看似荒謬的想法,實際上是受到本國歷史和實踐的經驗制約所導致的。美國是一個歷史很短的國家,至今才有240多年建國史,在這個過程中,美國由弱到強,都是靠著掠奪別人的資源,戰爭的時候兩邊賣武器,和平年代又把持著國際金融和貿易,特別是對國際原油的控制,美國一刻也沒有放鬆。因此,可以實現「躺著就能賺錢」「隨意制裁他國」的夢想。

美國還是一個移民國家,沒有什麼自己的文化,更不要提文明了,所以在美國看來,經濟和軍事實力是解決一切問題的辦法,唯一的辦法,美國根本不懂什麼是戰略,什麼是真正的長遠布局。

實踐中,美國利用自身在經濟和軍事方面的優勢,拉攏盟友,搞垮了英國、日本、蘇聯、歐盟等諸多對手,所以它認為這種硬手段是打壓對手的最好辦法,而且在美國看來,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他們不認為世界上會存在一種真正的互利共贏的模式,中國所提出的雙贏思想,在美國人眼中,被定義為「中國贏兩次」。

正是因為上述原因,美國才會懼怕中國超過自己,也才會在中美實力趨近的這一歷史特殊時期,瘋狂打壓中國,美國認為趁著自己還有一定優勢,一定要全力應對中國崛起,堅決給中國製造各種麻煩,延緩中國的發展速度,為自己恢復元氣爭取更多的戰略空間和時間。

中美談判,王毅提出「重大戰略誤判」是什麼?美國為什麼會誤判?

中國自力更生,長遠布局

有了錯誤的思想,自然就會有錯誤的判斷,美國老是把中國當作對手來看,而且是敵對勢力的那種,顯然中國做什麼都是錯的。不過慶幸的是,中國顯然已經猜透了美國的想法,看清了美國的目的,所以我們對美國也不再抱有任何的幻想。

以往,中國總是本著對中美關係負責的態度,儘量在不觸及國家底線以及國家利益的前提下,對其忍讓,或者有限度地反擊。不過,從歐巴馬到特朗普,再到拜登,中國的這種忍讓被美國認為是認慫,顯然這樣的做法不能有效維護國家的利益。

因此,以中美阿拉斯加會談為起點,我們看到中國對美國的態度發生了重大變化。首先,中國在所有中美競爭領域都投入了更多的精力,企業轉型升級、社會制度改革調整、國際國內循環加快建立,中國不在對美國讓一步。

其次,凡是有損於中國國家利益的要求,中國一概都置之不理,更別說逼中國讓步了,中國看清了美國的所有套路,就像看跳樑小丑一樣,任由美國在我們面前各種雜耍,中國就是不為所動。

最後,在涉及到中國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方面,中國不再只是選擇口頭上的警告了,而是真刀真槍同美國硬碰硬,你搞軍事演習,我們搞軍事演習,你搞自由航行,我就動用軍隊驅離,來一次懟一次。此外,中國還加快了在南海的相關建設,在台海的巡航次數,改制裁的人一個都別想跑,《反外國制裁法》的出台,更是給了我們更加強硬的反擊手段,上至國務卿,下到企業高管,不管是誰,只要跟中國過不去,危害了中國的安全和利益,連帶家人一起制裁,這就是中國的堅定態度。

中美談判,王毅提出「重大戰略誤判」是什麼?美國為什麼會誤判?

中國為什麼會有如此的底氣呢?根本原因在於我們的實力得到了顯著的提升,而且發展的動力牢牢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首先,經濟方面,中國現在所取得的經濟成就,依靠的不是像美國那樣玩弄一些虛假的金融手段,而是靠實體企業,靠人民的勞動一點一點積攢起來的,中國的工業化做得非常好,基礎很深厚,所以我們既不懼怕任何經濟危機,也不怕別國的制裁。

此外,中國擁有龐大的國內市場,而且這個市場的韌性極強、消費動力強勁,這是別國所十分羨慕的,正是因為這一點,中國的內循環才能夠基本建立,內需提升,外銷作為補充,這樣,中國就能夠將經濟的發展動力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其次,軍事方面,海灣戰爭讓中國看到了現代化戰爭的模式和殘酷,也讓我們意識到自己在軍事方面同世界先進水平之間的巨大差距,因此,自那時起,中國加快了軍隊的現代化建設步伐,在武器裝備、人員素質、軍隊體制機制、作戰指揮模式等方面取得了長足的進步。

現如今,解放軍已經躋身世界強軍行列,在中國周邊,任何國家都無法再戰勝我們,有了這樣的實力,才有中國現在的底氣,軍事能力的提升,也為中國的內政外交保駕護航。

最後,科技方面,儘管美國在個別領域依舊存在一定的科技優勢,但是中國正在努力追趕,至少從數據上看,中國近兩年的國際專利數量已經超過了美國。中國政府在政策和資金方面對國內外高科技人才的大力傾斜,讓中國獲得了科技飛躍的人力保障和物質保障。加之中國科學家多年的苦心鑽研,相信未來一段時間,中國的高科技技術將會持續呈現井噴式爆發態勢。

中美談判,王毅提出「重大戰略誤判」是什麼?美國為什麼會誤判?

中國對美國的追趕是全方位的,不是某一個領域或者某幾個領域,因此,美國想要打壓中國,基本不太現實,加之中美兩國本來就在很多領域具有利益的糾葛,制裁中國,實際上就是制裁自己。

現如今,美國國內遇到了很大的問題,解決這些問題都離不開中國的幫助,美國想要一邊犧牲中國利益來幫助自己,一邊繼續打壓中國,這種做法根本行不通,反正中國不著急,美國一天想不明白,一天不改變這種錯誤的想法和行動,中國就一天不會搭理美國的任何訴求。

中美共生的重要性

源於中美的體量、影響力、實力,兩國的博弈必然會呈現出複雜、多變、長期的特點。但是,無論兩國如何博弈,甚至是衝突,都不能全面對抗,因為中美之間真的是合則兩利、斗則兩敗。

美國是當今世界第一強國,中國想要實現民族的復興、國家的強盛的道路是繞不開美國的。美國主導建立了現在的國際秩序和規則,只要中國一天不徹底推翻這一規則和秩序,就得一天在美國的監控之下,美國想要完全遏制中國崛起不太可能,但是給中國找麻煩的能力還是有的。

此外,中美兩國在國家利益方面,有很多合作的需求和基礎,市場是不應該摻雜政治的,在市場規律下進行合作,既符合兩國的客觀的發展規律,又符合世界各國的需求。當然,在很多國際問題上,雙方也都必須進行合作,畢竟中美兩國現在對全球的影響力都很強,一方是新興國家的代表,另一方是傳統西方強國的代表。

中美談判,王毅提出「重大戰略誤判」是什麼?美國為什麼會誤判?

當然,我們應該看到,世界格局確實因為東西方國家間力量對比的調整發生了變化,這種變化是長期的、必然的,中美應該合作起來,儘量縮短這一時期的動盪給各國帶來的影響,儘量保持力量交接的穩定性,這樣才符合全人類共同的利益。

總是臆想自己還像以前那樣,從實力地位出發同中國來談判,最終只能是敗興而歸。無論是克里、舍曼、沙利文、布林肯、奧斯汀還是拜登,只要不改變錯誤的過時的思想,就不會得到中方的積極回應。

中國沒有那麼多時間陪美國玩兒這種政治把戲,我們需要將精力聚焦在國內的經濟和社會發展上來。總之,還是那句話,什麼時候美國學會了尊重與平等,什麼時候再來跟中國談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