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飯店建到14層時,中央警衛來找:威脅到中南海,趕快停工

資訊     2021年09月18日

位於北京東長安街和王府井交界處的著名五星級百年老店——北京飯店,始建於1900年,現如今已經有121年的歷史了。最早是兩個法國人在東交民巷外國兵營東面開的一家小酒館,隨後轉移到長安街王府井南口,後來幾年隨著法國人的經營擴大,這才逐漸有了規模。

途中,這家酒店曾經「中轉」給過多股勢力,先是法國,到國民政府,一直到1949年北平解放,北京飯店「顛沛流離」的命運才徹底結束。1954年和1973年,北京飯店曾相繼進行了兩次擴建。但最讓人感覺驚心動魄的,還要數1973年這一次。

北京飯店建到14層時,中央警衛來找:威脅到中南海,趕快停工

按照建造計劃,設計主持張鎛根據組織要求,做了個100.25米高的建築設計方案。方案定下,這項工程在1973年正式開始啟動。由於時間緊迫, 施工團隊幾乎是夜以繼日地埋頭苦幹。當大傢伙好不容易建完13層,將要進行14層的建造時,問題出現了!中央警衛局找上門來說:

你這樓建造有問題,威脅到了中南海的安全,趕緊停工!

威脅中南海安全?這可是大事兒!工程就這麼被緊急叫停。飯店造得好好的,咋還威脅到中南海安全了?

北京飯店建到14層時,中央警衛來找:威脅到中南海,趕快停工

北京飯店為什麼要擴建?

老話說,有需求就有市場,這有了市場,才會有生產。在上個世紀70年代,國際形勢一直在變化。首先是中國在聯合國獲得合法席位,接著是尼克森訪華,再接著是田中角榮訪華.....

外交事業的蓬勃發展,使得來華之人越來越多,以至於原本供賓客下榻的地方,就開始吃緊。「朋友來了有好酒」,外國訪客來華,咱要招待好他們,畢竟這事關一個國家的臉面問題。

當時,北京飯店作為中國為數不多用來招待外賓的酒店,需求大於供給,有的客房忙碌的時候一天就要接待兩批客人。在這種情況下,這擴建一事,可不就得提上日程。

周恩來當時對北京飯店擴建一事,就顯得非常重視。原先北京飯店只有5層,場地規模也不是很大。按照周總理的要求,原本只有300多間客房的北京飯店在擴建完成後,要達到1000間以上的規模,同時還能容納起碼2000人的飲食起居、社交活動、娛樂活動以及最重要的外交談判場所。

北京飯店軍管會主任接下這個任務後,馬不停蹄地找了北京市建築設計院,向負責設計的張鎛和他的弟子成德蘭傳達了周總理的意思。

要說這北京飯店擴建項目的總設計師張鎛,那可也是一號人物。

北京飯店建到14層時,中央警衛來找:威脅到中南海,趕快停工

張鎛是清王朝最後一任兩廣總督張鳴岐的兒子。在他們家中,老父張鳴岐就經常教育他說:家有良田千頃,不如薄技在身。擱現在話說,就是家庭再富裕,那也要有個一技之長。富貴可溜走,但有一門技術,那就餓不死人。

張鎛時刻牢記父親的教誨,於是就選了建築師這麼個行業。就人民大會堂這個堪稱中國政治地標性的建築物,當年也是在張鎛擔任總設計師的前提下開始動工的。因此,這回北京飯店的擴建項目,他似乎又理所當然地接下了這個任務。

最初時,飯店負責人問過張鎛,這工程從設計到完工並投入使用,約莫需要多長時間。張鎛在經過評估後,給出了「3年」的答案。但當初修建人民大會堂才用了不到10個月的時間,周總理得知時間進度後,表示「來不及」。

張鎛對這一點雖說不太了解,但國家有需要,他自會竭盡全力地思考怎樣用最短的時間最快地將改造北京飯店的項目完成。這位建築師當年已經六十多歲,由於長期伏案畫圖做建築設計,幾乎是晝夜不分,身體本身就不是很好,這次北京飯店擴建項目,他忙起來就更是廢寢忘食。

健康沒有厚待這位老人,他病倒了。

北京飯店建到14層時,中央警衛來找:威脅到中南海,趕快停工

即便是病倒了,張鎛依然還是帶病頑強搞出來了20來套方案,送交到周恩來處進行比較,擇優選之。當時周總理在經過一番推敲後,選了一個編號為「20」的方案。

但這北京飯店改造一事,不是小事,僅周總理一人覺得好,還不能拍板。於是,這套方案就在周總理的要求下,被做成了一套模型,擺放在北京飯店中央,各級領導看完後,都可以提出意見。

但這一提,倒是又提出了問題。

在這套方案中,北京飯店擴建的東樓僅僅只有50米高,摺合下來,高度約為14層。對於這一點,去北京飯店視察的國務院副總理李先念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北京土地很緊張,占一塊就等於少一塊菜地,因此在有條件的地方,樓房可蓋得高點。像北京飯店這樣的寶地,更應該往高層上發展,力爭多建些客房才好。」

北京地價貴,李先念這話其實有一定道理,很多人也表示支持。畢竟在國家發展時期,這一觀點是從「經濟實用」角度的大局角度考慮的。

因此,舊方案很快被摒棄,一通忙活下,一個「130米高」的設計方案又新鮮出爐。

北京飯店建到14層時,中央警衛來找:威脅到中南海,趕快停工

最終,李先念在綜合考量後,定下了個「100米」高度的方案。張鎛拖著病體,重新進行規劃設計。幾天後,他就做出來了一個100.25米的建築設計方案。

這回,所有看過方案和模型的人都忍不住點頭,嗯,要的就是這個感覺。方案一敲定,1973年,這項擴建項目就如火如荼地開展起來。

為什麼擴建到14層時,會威脅到中南海安全,從而被緊急叫停?

國務院看著,設計師盯著,這改造項目可真是萬眾矚目。在這種情況下,那建造速度真不是蓋的。工人們開足馬力,夜以繼日奮戰,新東樓幾乎以一個星期一層的速度在拔高。

到那年的國慶節,第12層和13層開始施工。但不久後,張鎛身為建築設計師的敏感神經,就有了反應。因為第14層也已經修好了,但問題也隨之而來。

北京飯店建到14層時,中央警衛來找:威脅到中南海,趕快停工

那天,張鎛正像往常一樣戴著安全帽來到施工工地。一位工程人員在閒聊間就問了他一個問題:新東樓哪個方向的房間最好?

這個問題提出後,張鎛思考了一瞬,隨即就是一個激靈:北京飯店從這個高度來看,北京城的遠景和近景都能盡收眼底,但這其中同時夾雜著一個敏感地帶——中南海。意識到這一點後,為了避免多生事端,張鎛立即就向北京飯店的負責人提了兩個建議:

1、新東樓西側,靠近中南海的那一面,所有公共設施以及客房門窗玻璃,都要採用壓花或者磨砂的,藉此遮擋視線;

2、新東樓西側不要安排外賓入駐,避免窺視中南海。

中南海的安危,那是大事一件,在張鎛的建議下,所有人員都嚴陣以待。幾乎與此同時,中南海那邊也察覺到了問題。

當時擔任中央辦公廳警衛局局長的人是汪東興,他主要的任務就是保護領導人的安全。這天他在中南海正常巡視時,抬頭一望,他看見了自己之前未曾見過的景象。不遠處北京飯店的方向,有一座「樓頂」好像憑空而起,更讓汪東興驚訝的是,樓頂上施工隊員的一舉一動,他都隱約可見。

他立刻意識到了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問題:我在中南海能看見北京飯店的人,他們難道看不見位於中南海里的我嗎?看不見在中南海工作的毛主席嗎?

之前北京飯店只有五層,雖然離中南海不遠,但互相根本望不到。可當下北京飯店已擴建到14層,並且層數還在繼續拔高,到時候站在北京飯店的高層,中南海內部將盡收眼底。而且北京飯店招待的還都是外國人……儘管汪東興警衛經驗豐富,但想到這裡也不寒而慄。

於是汪東興趕緊將這一發現告訴中央警衛團政委楊德興,楊德興也立刻將此事上報給了周總理。沒過多久,也就是1973年10月29日,中央警衛團政委楊德中奉周恩來之命,突然來到北京飯店的施工地,楊德中要求乘坐施工電梯到達已經建好的第14層去進行觀察。他告知了施工隊這樣一則消息:

周恩來在夜間從中南海里看到了施工工地的燈火,並察覺到目前擴建中的新東樓高度,已經到了威脅中南海安全的程度,趕快停工。

北京飯店建到14層時,中央警衛來找:威脅到中南海,趕快停工

這可是個大問題,在場的所有項目相關負責人都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不過好在楊德中隨即表示,周總理並非有責怪的意思,只是這工程已經進展到這裡,事情到底該怎麼解決,還需集思廣益。

眾人稍微放鬆點,很快就開始思考起來。有人就提議將故宮的午門提高,遮擋外面的視線,但這建議周總理聽完後直接就否決。一來,破壞文物不應該;二來,這種行為頗有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味。解決方案遲遲定不下來,領導班子開會開了一批又一批。

但至於這個問題到底怎麼解決,卻始終拿不出一個章程來,楊德中為了中南海的安全考慮,直接就提出,在第10個標準層已經能看到中南海的上部,雖說有樹木遮擋,視線會比較模糊,但10層以上,可就什麼都遮不住了。不如直接將已經建好的部分拆除。

這一決定對於中南海安危來看,確實是萬全之策。但只保留十層,那北京飯店的改造,不就等同於費材又費力了?很快,這個建議就被否決了。在這種情況下,周恩來總理拍板:

建築必須終止在15層標準層。

北京飯店建到14層時,中央警衛來找:威脅到中南海,趕快停工

但又有設計人員提出疑問:不說倉促拆除影響設計整體美感問題,就是原計劃的很多場景設置,都盡皆被打亂。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但問題總得要解決。於是當天晚上,張鎛等人就接到了通知:周恩來要接見主要設計人員。

這事最後如何解決?

周恩來總理是日理萬機的,因此,張鎛等人能得來這個被總理親自接見,商討北京飯店具體改造方案這個機會,也是極為難得的。當午夜24點,張鎛等人抵達大會堂西大廳,面見周恩來。

張鎛與周總理上次見面,還是在修建人民大會堂時,到這裡已經過去了14年。這次面見周總理,張鎛內心也感覺十分激動。

不管咋說,這工程進行到這個地步,在15層地板面就已經能看到毛主席書齋,已經是既定的事實。一旦有別有用心之人湊巧被安排在向西,靠近中南海那一面的房間,並在此安裝竊聽器,探測儀甚至有可能時槍械的裝置,將會對住在中南海領導人的安危產生非常大的威脅。

北京飯店建到14層時,中央警衛來找:威脅到中南海,趕快停工

因此,周恩來站起身,指著新東樓模型的第10層表示:關於北京飯店的擴建項目,到14層就可以停止了;已修建好的10層以上的樓層,不拆,但也不對外開放。與此同時,為了以防萬一,向西的門窗還要遮起來。

至於怎麼遮?周總理尚且還沒有思考好。邊上站著的張鎛便建議道:不如向西的部位,全部做成實體遮陽牆面吧,這樣可以完整遮住飯店內部向西、向北的視線,中南海也就看不到了。

周總理一聽,深以為然。畢竟北京的風沙很厲害,西北風一來,那真是迷得人眼睛都掙不開,這一遮擋,既解決了中南海可能被窺視的問題,又解決了西北風風沙的問題,一舉兩得。

如此一討論下來,大致的解決方案,其實便已經成型。開完會,周總理也忍不住感嘆:還是之前那個50米左右的方案好啊!確實,早先如果就用了那個編號為「20」的50米高的方案,也許後來就不會出現這麼多的事情了。

這事嚴格意義上來說,並不算張鎛的鍋。但他也對周總理作出了檢討:我知道規劃有限制,但後來因為強調節約土地,多建房間,提高土地利用率,這才背離了全面觀點,我未盡到職責。周總理也是深明大義的人,絲毫沒有責怪張鎛。

北京飯店建到14層時,中央警衛來找:威脅到中南海,趕快停工

這大致解決方案是定下來了,但原設計方案的高度是設計在100米左右,這下子在14層截止,硬生生被砍掉了接近一半,這樓頂如果還按照原計劃來設計的話,看起來就會顯得不協調。

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周恩來思考半晌,又給出了建議:「做大屋頂太貴,是否可以做小斜坡頂?既有利於排水,人也上不去。」不得不說,周總理雖不算建築行業的內行人,但給出的建議,確實是一針見血。

當大致問題都討論地差不多,就差實施時,指針也已經擺到了凌晨的2點45分。這麼晚了,大傢伙經過連日的操勞,身體已經處於一種比較疲憊的狀態,更何況當時周恩來的身體已經不是很好,但所有人坐在一起集思廣益、頭腦風暴將這件迫在眉睫的事情解決掉,大家又都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討論完畢,眾人趁著夜色離開了人民大會堂。而張鎛在回到住所,繼續研究構圖設計時,腦海中又產生了一個好主意。他立即將這事與北京市革命委員會副主任萬里商討,二人都覺得這個方法極妙。

北京飯店建到14層時,中央警衛來找:威脅到中南海,趕快停工

於是,最後對新改造北京飯店的處理意見,就由在新東樓西側採用實體遮陽牆面的同時,在西華門還要修建一座屏風樓,用於遮擋飯店內部可能投向中南海的視線。

幾天後,周總理收到了這個新的設計方案,他表示非常滿意。在西華門重新修建一座屏風樓,對外只需稱這是飯店的配樓,保險的同時,也不落人話柄,極好。儘管大致解決方案已定,但周總理對北京飯店改造的這個項目,依然還是十分關注。

這不,有一日,張鎛正在辦公室趕製全新的設計圖,就接到了電話,道是周恩來總理來到了新東樓的施工現場,張鎛立即就丟下了手中的一應器具,向著新東樓的方向趕去。

等他抵達現場,施工工人告訴他,總理已經乘著室外的運料電梯上了頂層,儘管那部電梯搖搖晃晃並不安全,但總理並未顧及到這些。

總理從頂層考察完畢下來後,就在張鎛等人的陪同下,一起去了人民大會堂東大廳休息。吃完一頓簡單的午餐,周總理又提出,想要去西華門城樓上瞧瞧,看看在哪個地方最適合修建屏風樓。

北京飯店建到14層時,中央警衛來找:威脅到中南海,趕快停工

他們踩著已經殘破不堪的登樓馬道往上走,途中,張鎛等人一直心心念念周總理的安危,但讓所有人感到意外的是,瘦弱的周總理走在前面,給大家披荊斬棘,張鎛等人還走在總理後面。

瞧總理那看起來還算矯健的步伐,竟絲毫不輸當年的風采!在周總理以及張鎛等人共同努力下,不久後,一座古色古香的屏風樓開始在西華門西側拔地而起。周總理還一直念叨著:「屏風樓建成前,新東樓即便完了工也不准開業。」

因北京飯店擴建會影響到中南海安全這一困擾眾人許久的問題,在經過了多方協調下,終於圓滿解決。後來,經過調整改造的北京飯店,繼續充當我國門面擔當,國際政要、名人來中國,下榻北京飯店幾乎是他們的首選。

而這一切,都離不開當初周總理和總設計師張鎛等人數不清日夜的殫精竭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