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中國:「三隻黑手」在行動,我們不能再沉默

資訊     2021年09月18日

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中國就一直在強調,中國的發展離不開世界,而世界的發展也離不開中國。中國首先通過政治和經貿的方式融入到世界發展的大浪潮中,通過改革開放,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等方式,一方面將自己置於全球產業鏈之中,另一方面也在國際組織和地區中發揮著積極的建設性作用。

然而,隨著中國的發展,自身力量得到全面提升,對世界的影響力也在不斷提高。在這一過程中,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態度似乎出現了「幾家歡喜幾家愁」的局面。那些發展中國家,特別是第三世界國家,希望中國強大起來,帶領著各國共同奔向富裕;而那些傳統的西方強國,則認為中國的發展和強大嚴重衝擊了自身的利益,特別是他們主導建立的國際秩序和規則。

針對中國:「三隻黑手」在行動,我們不能再沉默

於是我們看到,從進入本世紀開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開始了對中國長期的全面的打壓。特別是2008年以後,中美力量對比開始發生明顯變化,擾動著國際格局也開始震盪起來。一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開始到來了。

在這一變局中,中國是唯一的自變量,國際原有的政治、經濟格局因為國家間力量比對發生變化而開始調整。由於中國代表的新興國家對國際社會各方面的貢獻越來越突出,自身的話語權也越來越大。那些原有的秩序和規則已經不再適應新興國家的發展需求。因此,改革勢在必行。

改革就勢必會觸動一些國家、組織、集團的利益,在這個過程中,就會有不安全因素出現。我們看到,近兩年,一方面西方國家在美國的威逼利誘下,做出了一些有損於中國國家利益的事,另一方面,那些極端組織為了自身利益也開始對中國下手。他們攻擊中方的外派人員,掠奪中方的資產。僅在巴基斯坦,短期內,中方人員就已經遭到2次恐怖襲擊。

現如今,在中國發展的關鍵時期,面臨著3重對敵勢力的威脅:第一個就是「三股勢力」,也就是宗教極端勢力、民族分裂勢力、暴力恐怖勢力;第二個就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傳統強國;第三個則是上述兩者的結合產物,那就是國家恐怖主義。

國際格局的調整和變動是歷史的潮流,不可阻擋,而中國的發展也不可能因為任何敵對勢力的干擾、破壞而停滯不前。我們應當首先明確當前國際格局變化的深刻原因和內涵,然後分析三種敵對勢力的需求和特點,最後再有針對性地給予解決方案,以此來維護自身的國家利益,勾勒出在下一個階段,中國全面崛起的過程中,所應前進的正確方向和路線。

針對中國:「三隻黑手」在行動,我們不能再沉默

國際格局深刻變化

國際格局的整體調整,根源是國家間力量對比發生了變化。這直接導致了國際話語權和主導權的變革。一些傳統的西方國家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大幅下降,讓本就具有無政府特點的國際政治,出現了更大的權利真空。如果沒有國家能夠迅速彌補這一空白,自然會導致各國各自為政。

世界格局重組的必然性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東西方國家現實力量發生根本性變化。國家力量的變化是國際關係調整的基礎,也是國際格局變革的根本推動原因。一個國家對外的政策是由內部的政治決定的。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綜合國力也可以排在世界前三位之中,這樣一個國家的出現,必然會打破原有的格局。因為中國在國際社會中的話語權、主導權提升了,必然會給國際社會帶去新的理念、準則,也會給國際社會提供一個全新的治理模式。

其次,東西方國家的戰略目的結構性矛盾日益凸顯。對於西方傳統強國來說,他們的戰略目的就是繼續維護其霸權主義,並且維護他們在二戰後主導建立的國際秩序和規則,以此來薅世界各國的羊毛,繼續主宰這個地球,而在眾多西方國家集團的組織模式中,這一戰略目的最被凸顯的就是政治上的G7和軍事上的北約。對於新興的東方國家來說,戰略目的就是要通過國際間貿易推動全球化進程向更深層次發展,從而能夠建立一個穩定的外部環境,以此來獲得經濟上的發展,滿足人民的物質文化生活需求。

再次,東西方國家集團對於外部發展環境的要求出現重大分歧。因為東方的新興國家集團間具有統一的戰略目的,在實踐中又對國家社會和人類的進步做出了卓越的新的貢獻,所以他們自然會尋求一個更符合自身發展需求的外部環境。這就導致了東西方國家集團圍繞著國際秩序的調整發生重大分歧,新興國家要求必須對秩序和規則中不符合時代發展的內容進行改革,而西方傳統強國則認為要繼續維護這一舊的秩序。

針對中國:「三隻黑手」在行動,我們不能再沉默

最後,東西方文明以及價值觀中不同的元素被放大。東方文明和西方文明都屬於人類文明,無論是東方的中華文明還是西方的希臘文明,以及其他一眾文明,都曾經進行過親密、友好的互動,並共同推動了人類的發展。然而,因為現實國際格局調整,觸及了一些國家的利益,為了能夠團結起來,共同對抗所謂的敵人,東西方文明中那些不同特點、不同的價值觀念被放大了。例如,我們看到美國為了團結盟友,共同應對中國,不斷打著價值觀念的旗號,故意將中國塑造成為一個所謂的「不民主」的國家,從而強制性的為西方世界樹立一個「敵人」。

此外,世界格局重組還有其偶然性,那就是新冠疫情的突然爆發。實際上,新冠疫情極大地推動了世界格局的重組進程,並放大了國家間對立、撕裂的現狀。

首先,疫情讓各國保護主義抬頭,對全球化產生嚴重衝擊。因為疫情的衝擊,導致國際貿易一度出現了停滯的風險,各國內部需求得不到充分滿足,加之國際政治格局中,無政府特點被放大,各國開始將優先考慮本國利益的觀點極端化,這一決策在經濟上的表現就是保護主義勢力抬頭。而一旦各國保護主義抬頭,必然會對全球化產生嚴重衝擊,經濟上加征關稅成為了對外貿易的第一選項,全球產業鏈現有格局面臨著威脅,閉關鎖國的現象頻繁發生。

其次,疫情催生民粹主義,排外主義,對全球人文科技交流產生影響。新冠疫情對一個國家的內部政治能力是一場嚴峻的考驗。那些應對不當的政府,很可能為了保住選票和民意,將矛盾轉移出去,通過各種卑鄙的手段,誘導民眾將矛頭對準國外。這一手段如果運用不當,就會催生民粹主義和排外主義。我們看到,由於美國對中國以及中國人民的汙衊和抹黑,特別是在新冠疫情溯源問題上的甩鍋做法,誤導了國內民眾對事實的基本判斷方向,從而頻繁出現華裔人受到歧視甚至是襲擊的情況。

針對中國:「三隻黑手」在行動,我們不能再沉默

最後,疫情嚴重影響了全球經濟發展。疫情對全球各國的最大衝擊主要還是體現在生產力方面。由於疫情,各國停工停產,實體和虛擬經濟都受到了嚴重打擊,民眾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長此以往自然會產生怨氣,這些怨氣累計到一定程度,自然會以某種方式爆發。

我們看到,世界格局的重組引發了國際社會的動盪,於個人來講,更多地開始出現民粹主義,於國家來講,更多地出現保護主義。這種各自為政、各自發展的態勢又被新冠疫情加強了。人民的日子不好過,自然會引發社會的普遍動盪。不安定的因素由此而生。

這些不安定的因素置於國家,自然會產生兩國、多國、國家集團之間圍繞著利益而爆發博弈甚至是衝突;而置於組織,自然會為「三股勢力」提供滋生和發展的土壤。

三隻黑手虎視眈眈

上文中我們已經提到,「三股勢力」、西方國家集團以及國家恐怖主義是當下以及未來一段時間中國要面臨的嚴峻挑戰。這些勢力、集團各自的特點和目的有所不同,但都是人類進步的共同敵人,特別是受到當下國際格局動盪影響,給了他們以聯合、發展重大的機會。

對於「三股勢力」來說,中東的常年動亂,為他們不斷強大自己提供了根本保障,而現實各國的民怨沸騰,更是讓他們有了機會壯大、充實自己的力量。他們長期盤踞在中國西部以及西南部以西的廣大區域,時刻威脅著中國的西部邊境。他們不斷向中國的新疆、西藏甚至雲南等地進行滲透活動,嚴重威脅著中國的社會穩定。社會不穩定就會造成資本流失,從而對中國的經濟和社會發展造成影響。

針對中國:「三隻黑手」在行動,我們不能再沉默

通過搞宗教主義、民族分裂主義、恐怖主義可以滿足「三股勢力」的主要利益,他們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不斷壯大自己尋求戰略資源。這裡的資源主要可以被理解為:通過直接搶奪以及境內外勢力資助獲得發展必要的資金;通過搞破壞活動,為自己贏得更大的名稱,從而提升自己的影響力,吸引更多的有生力量加入;自主加入到國家間博弈之中,從中謀取利益。

中國在政治上的不斷強大,財富上的不斷積累,正好符合他們的需求,成為了他們主要攻擊的目標。如果能夠成功對中國以及中國人發動破壞活動,一定會在國際上提升他們的影響力,同時能夠賺取到實際的經濟利益。因此,我們才看到圍繞著中國以及中國人的襲擊越來越多。

對於西方國家集團來說,中國的崛起挑戰了他們所謂的國際秩序和規則,打破了原有的以他們為主導的國際格局,中國是正義的力量,中國的強大必然會阻礙他們推行霸權主義。他們秉持著過時的不正確的冷戰思維和零和博弈思想,認為中國的強大一方面會將自己原有的「蛋糕」吃掉,另一方面,會對自己過去的行為進行強烈的報復。因此,才會不斷用各種手段打壓中國,經濟上的制裁、科技上的封鎖、軍事上的威脅、外交上的鼓勵,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但是,西方國家整體力量衰落已成定局,他們沒有能力單獨或者群體實現對中國的完美打壓,因此,有些個別的國家開始走上了歪門邪道。他們和「三股勢力」私下勾結,形成了國家恐怖主義。

針對中國:「三隻黑手」在行動,我們不能再沉默

國家恐怖主義主要包括兩個方面的內容:一是主權國家與恐怖主義勢力相勾結,為他們提供必要的協助;二是主權國家對於那些到別國搞顛覆性活動以及侵占的行為視而不見。近期在巴基斯坦針對中國人的襲擊,就明顯呈現這一特點,襲擊人的背後一定有著精準的情報獲得體系,甚至有明確證據證明其背後有著西方個別國家以及南亞地區大國的支持。

面對上述三方面的威脅,中國必須要做好充分的準備,不能再沉默了。

中國不能再沉默

我們首先應明確,我們並不懼怕任何敵人,在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道路上,本就不可能一帆風順,國際政治更是暗流涌動,利益至上永遠是國際外交的根本原則之一。因此,面對三大黑手,我們必須要做充足的準備,並且在必要的時候給予堅決的回擊。

首先,對於「三股勢力」來說,中國應該同國際社會一道,在聯合國的框架內,利用各種機制,對他們進行制裁甚至是清剿行動,特別是針對恐怖主義,中國絕不能手軟。與美國反恐不同的是,中國反恐的目的是世界國際和平,而美國則是為了攫取自身的利益。

正因為在這一關鍵點上,中美有著根本區別,因此中國的反恐行動,不會干擾正常主權國家的任何發展,我們要保持對外交往的平等、尊重原則。當然,中國有著豐富的國家、國際事務治理經驗,對於「三股勢力」我們不能只從表面上給予打擊,應該通過加強經濟、教育方面的合作,加強人員的往來與溝通,打造一個和平、繁榮的環境,從而從根本上剷除他們滋生的土壤。

針對中國:「三隻黑手」在行動,我們不能再沉默

其次,對於那些一直抱有敵對思想的西方國家,中國應該繼續保持有理有利有節的鬥爭總基調,經濟制裁必然伴隨著反制裁,軍事威脅必然伴隨著必要的力量展現,科技封鎖必然伴隨著自主創新。

中國應該通過廣泛而深入的合作,加強與西方部分國家的溝通與交流,很多西方國家一定不會傻到犧牲自己的國家利益來給美國的戰略服務。因此,中國可以通過這種方式,逐步瓦解西方陣營,最終形成一個東西方利益共同體。

最後,對於國家恐怖主義來說,中國應當斬斷他們的利益鏈條,通過跟「三股勢力」所在國家的密切溝通與協調,利用當地政府,特別是當地民眾的力量來對抗這種滲透、顛覆活動。當然,國家恐怖主義有其複雜性,中國的對外工作必須要做得更廣、更深、更細、更加靈活,這一切都需要我們有準確的戰略判斷能力、強大的戰略分析能力以及堅定的戰略執行能力。

總之,一個國家的發展強大,必然會伴隨著各種阻礙因素,無論是當年的德國、英國、蘇聯、歐盟、美國,還是現在的中國,我們必須一方面要聚焦國內經濟和社會發展問題,另一方面排除國外敵對勢力的干擾和破壞,只有這樣才能夠最終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