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女性為何懼怕塔利班?她們的生活有多悲慘,出路又在何方

資訊     2021年09月25日

阿富汗位於亞洲中西部的西亞高原,是一個土地崎嶇而又貧瘠的內陸國,與中國、土庫曼、塔吉克、烏茲別克、伊朗、巴基斯坦接壤。阿富汗國土面積64.75萬平方公里,人口約3290萬,首都為喀布爾。

阿富汗女性為何懼怕塔利班?她們的生活有多悲慘,出路又在何方

雖然阿富汗人口密度並不高,但崎嶇貧瘠的土地,並沒有發展出像樣的農業,工業也是十分落後,加上多年的動盪混亂局面,甚至都沒有發展出一個強有力的政府。長期以來,大大小小的部族成為了阿富汗社會的重要組成部分和管理主體。

這也就導致了眾多外國勢力、地方宗教部族勢力及軍閥勢力相互交織在一起,為了利益分分合合。在這個土地崎嶇的國家,民族派系又如此複雜,不管代表「文明和民主」的勢力如何努力,都只能在城市中徘徊,很難發展到城市以外的農村或者山區。而在這些「文明和民主」勢力的對立面,就是代表保守勢力的塔利班,它並不是一個單一勢力,而是一眾保守勢力的集合,包括部族、舊軍閥、保守派等,但各個勢力之間卻各有各的小九九。

阿富汗女性為何懼怕塔利班?她們的生活有多悲慘,出路又在何方

在保守勢力的控制下,大多數阿富汗民眾還大量殘留封建思想,在民主、平等、教育等方面嚴重依賴著宗教思想,而對於男女平等的女權思想更是認為是褻瀆神靈,直接將女性視為是男人的附屬財產。塔利班在阿富汗都做過什麼,讓阿富汗的女性如此懼怕?阿富汗女性的生活有多悲慘?都有哪些根深蒂固的因素?

在阿富汗,女性權益保護嚴重缺乏,女性權益是全世界狀況最糟糕的國家之一。這些保守勢力控制著整個阿富汗農村及偏遠地區。保守勢力認為,只要是符合「教義和聖訓」,為了家族或集體榮譽,就可以私自動用傳統刑罰,即便是謀殺也是無罪的,而諸如鞭刑、遺棄、買賣等便如家常便飯一樣存在。

阿富汗女性為何懼怕塔利班?她們的生活有多悲慘,出路又在何方

在20年之前,保守勢力認為,女人不能具有獨立性,不能獨自外出走在大街上,如果一定要外出,必須有男性親屬陪同,而且滿13歲的女性還要穿上罩袍。這種罩袍要將全身遮住,不能露出一點身體,連眼睛都不可以露出。只能透過罩袍上的小孔看向外界,就連是吃飯、喝水這些基本需求都要在罩袍下進行。

最令阿富汗女性痛恨的罩袍,在阿富汗出現也有上百年的歷史了,它雖然有防沙遮陽的功能,但其根本目的卻是防止女性拋頭露面,這無疑是要將女性的權益和尊嚴束縛在黑暗之中。身處罩袍之下,厚重布料嚴重影響空氣流通,穿戴者會非常悶熱,會一直處於壓抑和幽閉感之中,感到孤立無援。

阿富汗女性為何懼怕塔利班?她們的生活有多悲慘,出路又在何方

保守勢力甚至規定,女人不能看不能聽,更不能和丈夫以外的男性說話,如果違反,輕則受到鞭刑,重則就會遭受石刑,被眾人用石頭活活砸死。

在保守勢力的掌控下,女性是不能接受教育的,因為女性接受教育是對神靈的褻瀆,接受教育的女性思想會變得詭異,變得不好控制。在女性的生命中,只有依附男人和家務才是本分。這一切的邏輯就是建立在女性不是獨立個人,只是男人的附屬品。

女人也是沒有工作權利的,一切都需要以家庭中的男人為中心,更是不允許化妝,就連在手指上塗指甲油都是不被允許的,如果違反,就會遭到砍斷手指的刑罰。不管因為什麼原因,如果被家族裡的男性侵犯,眾人不會認為是家族裡的男性有過錯,只會指責是這個女人太過妖艷,才會迷惑男人心智,受處罰的也只是女人。

阿富汗女性為何懼怕塔利班?她們的生活有多悲慘,出路又在何方

在阿富汗偏遠地區,在那些民智未開的世人眼中,女孩的出生是沒有祝福的,而母親也會像罪犯一樣感到羞愧。女孩子也得不到家族的關愛,小小年紀便要下地幹活,女孩們也往往被父母當作「商品」一樣對待,在很小的年紀便要遵從父親的命令和別人成婚,這些男人都要大她許多歲,有的甚至相差幾十歲。女孩的父母會認為這樣不僅減少了撫養她的投入,還可以換取豐厚的聘禮,往往女孩的年紀越小,聘禮也就越高,而這種惡俗一直持續著。

這些都給女孩們帶來了難以承受的痛苦,在新婚之夜就慘遭死亡的女孩比比皆是。因為過早地結婚而懷孕,加上落後的醫療條件,阿富汗的生育死亡率極高,每年都會有1到2萬名婦女因此離開人世。

即便是已經成婚多年的女性,生活也是滿目瘡痍,卑微的社會地位,在婚姻中沒有約束的男性權益,大多會滋養丈夫心中的「惡魔」,或多或少的都會遭遇家庭暴力,被丈夫活活打死的情況時有發生。走在街頭巷尾,依然能夠看到男人舉著棍子毒打自己家的女人。

阿富汗女性為何懼怕塔利班?她們的生活有多悲慘,出路又在何方

不僅如此,在精神上的束縛是更為可怕的,男性會為女性做一切可以做的決定,並且認為這樣是對她們最好的保護,並從心底認為,這樣的安排她們會很幸福和快樂。但事實上,長期生活在這種環境中的女性,很多都患上了抑鬱、焦慮和創傷後應激障礙等精神疾病。在這樣殘酷的生存環境之下,女性的健康很難得到保障,往往在病痛和精神的折磨下早早離開人世。

各種錯綜複雜的勢力交織在一起,讓貧瘠的阿富汗飽受戰爭摧殘,女性在其中受到的傷害尤其之重。在這片土地上,不僅美國駐軍阿富汗長達20年之久,更早的時候,蘇聯也曾長期駐軍阿富汗,也試圖改變阿富汗的面貌,但效果並不令人滿意。

阿富汗女性為何懼怕塔利班?她們的生活有多悲慘,出路又在何方

在查希爾國王時期和蘇聯管控時代,阿富汗也大力氣做過移風易俗的改變,在首都喀布爾的街頭,可以看到穿著時髦的女性和佩戴紅領巾的學生。女性可以不佩戴面紗,政府更是明文規定,禁止買賣婦女、廢除一夫多妻等多項舊習俗,但這些只存在於一些較大城市中,在偏遠山區和農村,依然被保守勢力牢牢掌控。這種相互存共存的局面,一旦發生動盪,對於那些脫下罩袍的女性來說,怕是兇險難測。

這些「文明和民主」勢力,並不是不想努力去改變,只是太過困難。在這些偏遠地區,那裡的人們大多世代都是文盲,生存尚且不易,讀書更是妄想,這些人沒有見過學校、醫院、工廠,對他們進行普法、文明的宣講,根本沒有談怎麼吃飽飯更有吸引力。根深蒂固的保守文化讓女權權益變得脆弱不堪。即便是在人類文明高度發達的今天,在阿富汗女性的文盲率卻高達90%以上,女性的權益依舊沒有得到應有的保護。

阿富汗女性為何懼怕塔利班?她們的生活有多悲慘,出路又在何方

即便如此,在阿富汗廣大的女性中,依然有不畏艱險,出現了大量為阿富汗婦女爭取權益的自由鬥士,這些女權鬥士經歷了常人難以想像困難,甚至付出了寶貴的生命。薩利瑪·馬扎里,是阿富汗首位女性省長,因為蘇聯發動入侵阿富汗的戰爭,其家人到伊朗避難。1980年薩利瑪·馬扎里出生在伊朗,後來回到阿富汗決心為阿富汗婦女謀求權益。2018年薩利瑪·馬扎里被任命為巴爾赫省的一個區長,成為阿富汗僅有的三位女性區長之一。之後,她便成立了一個安全委員會,招募民兵籌建武裝力量與塔利班周旋鬥爭。

在擔任哈扎拉省省長期間,多次公開批評塔利班,並表示將與其鬥爭到底。在塔利班席捲殘雲的攻勢中,薩利瑪·馬扎里沒有像其他人一樣逃跑,而是選擇堅守自己的信念,組織隊伍與塔利班進行頑強的戰鬥,最終在戰鬥中被塔利班俘虜。薩利瑪·馬扎里是阿富汗眾多提倡女權權益的代表人物之一,她的被捕也讓眾多阿富汗人為之擔憂。

阿富汗女性為何懼怕塔利班?她們的生活有多悲慘,出路又在何方

塔利班的內部也不乏務實派人士,也曾公開表示希望和平。塔利班的新聞發言人一再承諾,塔利班將會在伊斯蘭法律允許的範圍下,盡最大努力尊重婦女權益。但經歷過慘痛傷害的阿富汗婦女卻不敢輕易相信這些口頭承諾,在喀布爾的街頭,所有店鋪都塗抹了女性的照片和廣告牌,以免給自己帶來麻煩。

塔利班上一次不成功的執政,不僅四處樹敵,而且肆意踐踏婦女權利,在2001年還炸毀世界文化遺產,阿富汗佛教勝地的巴米揚大佛。種種倒行逆施的行為,給阿富汗人帶來了難以磨滅的痛苦記憶,這些記憶至今仍深深印刻在阿富汗人的心中。

對於來勢洶洶的塔利班,太多的人沒有做好準備。如今,塔利班重新控制了喀布爾,導致阿富汗女性的罩袍價格一夜之間上漲10倍,而且還十分缺貨,有錢也不一定能買到。由此便可以從中窺見阿富汗女性對塔利班的恐懼之情。

不少在喀布爾的女性生活在驚恐之中,她們害怕有人敲門,害怕到街上去,有的還為沒有買到罩袍而擔心,有的一個家庭數名女性只有一件罩袍,只能輪流穿,更多的人則是用床單自己動手做成大圍巾來包裹身體。

阿富汗女性為何懼怕塔利班?她們的生活有多悲慘,出路又在何方

在喀布爾混亂的局面下,不少阿富汗人選擇逃亡,能夠成功離開無疑是幸運的,更多的人則是無可奈何甚至是因此而受傷,因為他們無處可去,既沒有地方可供避難,也沒有逃難所需的資金,只能呆在家中以求自保。

保守勢力之間也並非鐵板一塊,各個部落、勢力之間矛盾始終不絕,能夠有效維護平衡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動盪的時局從來不能澆滅人們對自由的渴望。但誰也無法預測和斷定,阿富汗女性的未來該何去何從?這個世界從來沒有和平的時代,只有和平的國家,慶幸自己今生身處一個富強又偉大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