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國巨星隕落,無雙國士鄭哲敏,為何被稱作為祖國馴服炸藥的人

歷史     2021年09月25日

兩袖清風去,功績留人間。共和國又一巨星隕落天際,我國爆炸力學奠基人和開拓者之一,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為祖國「馴服」炸藥的兩院院士,無雙國士鄭哲敏先生因病在北京與世長辭,享年97歲。

共和國巨星隕落,無雙國士鄭哲敏,為何被稱作為祖國馴服炸藥的人

面對無雙國士的離去,位於北京市的中國科學院力學研究所沉浸在悲傷和壓抑的氛圍中,所有人都不願意面對這一切。幾十年來,只要鄭哲敏人在辦公室中,他從來不會把辦公室的門關上,因為他想讓別人知道他在這裡,而且方便別人進來。辦公室幾經修繕,但這個習慣鄭哲敏卻沒有改變,大家也都清楚鄭哲敏的習慣。

慢慢地,大家只要一有問題或者新的思路,就會帶著椅子找他探討問題,有的問題一時聊不完,也為方便明天繼續聊,就將椅子留了下來。時間一久,各式各樣的椅子不斷變化,整齊擺放一側,反而形成了一道獨特的辦公室風景。

甚至在鄭哲敏90多歲的時候,還經常一早起床,步行到研究所中工作,對科研進展一點也沒有放鬆。許多年輕同志見到90多歲的鄭哲敏時,還會到辦公室向他請教難題,鄭哲敏也還是和以前一樣悉心解答和給出自己的建議。隨著年齡的增加,鄭哲敏到研究所的次數越來越少,大家便跑到家裡或者醫院中向鄭哲敏請教問題,鄭哲敏均來者不拒。

2019年,鄭哲敏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醫院成了他最常去的地方,後來便長期住院了。但即便如此,他還是放心不下所里的科研項目,常叫人來到醫院裡給他彙報進展情況。

如今,這間辦公室的門被大家關上了,門上也被大家標註上外出的字樣,謹以此來緬懷對鄭老的思念和感謝之情。大家也都知道,鄭哲敏再也不會回來了,他帶著對祖國忠誠一生的信念離開了,留下了鍾愛一生的學術研究和豐碩功績。

共和國巨星隕落,無雙國士鄭哲敏,為何被稱作為祖國馴服炸藥的人

鄭哲敏被科學界稱作是為祖國「馴服」炸藥的人,為祖國的建設做出了巨大貢獻,令人高山仰止。鄭哲敏最早期從事熱應力方面的研究,後專注於熱彈性力學和水彈性力學。在新中國剛剛成立不久後,擁有滿腔赤子之心的鄭哲敏毅然決然選擇回國,報效祖國。回國後,根據國家需求,無條件改變自己的研究方向,全身心投入到爆炸力學的研究中,為祖國的爆炸力學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爆炸力學是根據「兩彈一星」的需求,所誕生的新科學研究領域,大到核爆炸的威力測算與研究,小到飛彈和火箭中零部件的研究與製造,甚至是動力噴射管中的一顆鉚釘。鄭哲敏運用爆炸力學為我國眾多科學工程解決了許多難以逾越的技術難關,在岩土爆破、飛彈試驗、核爆炸效應、地下核試驗、穿甲破甲等眾多領域取得了重要突破成果,為中國的科學技術發展作出了傑出貢獻。

這樣傑出的無雙國士,一早便璀璨耀眼,在美國求學三年多的時間便獲得了加州理工學院博士學位,從事著高精尖的科學研究,美國優厚的待遇接踵而來。與之相比,剛剛成立的新中國卻是一窮二白,但這些並不能改變鄭哲敏的愛國之心,毅然決然放棄美國的優厚待遇與似錦前程選擇回國,但美國又怎麼會輕易放其回國。

共和國巨星隕落,無雙國士鄭哲敏,為何被稱作為祖國馴服炸藥的人

1924年10月2日,鄭哲敏出生在山東濟南,排行老三,是家中次子。祖籍浙江寧波鄞縣,現寧波市鄞州區。鄭哲敏的父親鄭章斐為人剛正、崇尚實業救國,幼年時家境貧寒,只念過一段私塾和小學,放過牛務過農,長大後進城當了學徒,後來經商,通過實幹一步一步開起了工廠,成為富甲一方的寧波商人。但鄭章斐卻沒有為富不仁,一直心念實業救國的夢想。

鄭哲敏出生時家境已是很好,但父親對鄭哲敏的要求卻很嚴格,極為重視對鄭哲敏的教育,鄭哲敏從小便深受父親的影響。鄭哲敏一早便養成了勤勉好學、刻苦努力、人品正直的品性。

1928年2月,由於蔣介石一味向日本妥協退讓,並下達不抵抗命令,造成日本侵略者在山東肆意橫行。日軍在濟南更是製造駭人聽聞的「五三慘案」,殺害中國軍民1萬餘人。

年幼的鄭哲敏在街邊玩耍,看到地上有彈殼,便想要去撿,剛好被一個日本兵看見,便端著帶刺刀的槍惡狠狠地向鄭哲敏追趕而來,嚇得鄭哲敏撒腿就跑入胡同中。幸好鄭哲敏跑得快,加上起初兩人有一段距離,日本兵追到胡同口時便放棄了追趕。後來鄭哲敏回憶說,當時的險境常常讓他晚上睡覺時做噩夢,一直到長大之後才平復。

積貧積弱的中國一次又一次被列強欺辱,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從鄭哲敏懂事起,富國強民的心愿便深埋在心中。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剛剛讀初中的鄭哲敏也不得不隨著家人離開山東,遷徙到成都繼續求學。這時的鄭哲敏已經顯露出對物理和英語濃厚的興趣與天賦,不僅如此,在其他學科中,鄭哲敏的成績也十分優秀。

儘管身處大後方,但日本的飛機仍不斷來轟炸,無辜群眾深受戰爭屠戮。有一次在課堂上,老師問每一個人將來想做什麼,鄭哲敏說出了自己的兩個願望。一個是當飛行員打日本鬼子,保衛家鄉。一個是當工程師,用科學知識富國強民。

共和國巨星隕落,無雙國士鄭哲敏,為何被稱作為祖國馴服炸藥的人

1943年,19歲的鄭哲敏以全國理工科第一名的成績考入西南聯合大學。由於抗戰原因,西南聯合大學由原來的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和南開大學聯合組成。鄭哲敏深受父親影響,決定投身實業救國之中,入學後進入電機系學習,第二年轉入機械系。

抗戰勝利後,西南聯合大學各系陸續遷回原址。1946年,鄭哲敏隨學院一起回到清華園繼續學習。也是這一年,中國「三錢」之一的「中國近代力學之父」錢偉長從美國回國,到清華園擔任教授,成為鄭哲敏的老師。

鄭哲敏跟隨老師錢偉長第一次接觸到彈性力學等近代力學理論,僅一節課便被其神奇的魅力所吸引。鄭哲敏的聰慧與努力也十分受錢偉長的欣賞,對他也是悉心照顧,不僅在學術上對鄭哲敏循循善誘,在生活上和為人處世上對鄭哲敏的影響也很大。錢偉長也多次對人提及鄭哲敏,稱其是自己最得意是門生。

1947年,鄭哲敏從清華大學畢業後便成為了錢偉長的助教。1948年,國際扶輪社給中國提供了出國留學獎學金,但全國只有一個名額。經過學校、北京地區、華北地區、全國四級選拔。鄭哲敏通過了苛刻的篩選,獲得了這唯一的名額,獨自一人遠赴美國留學。

共和國巨星隕落,無雙國士鄭哲敏,為何被稱作為祖國馴服炸藥的人

遠赴美國的鄭哲敏十分珍惜這次留學機會,在學校學習十分刻苦,僅用一年便獲得了加州理工學院的碩士學位,接著便師從中國「三錢」之一的中國航天和飛彈之父錢學森,成為他的博士研究生,並於1952年獲得博士學位。錢學森十分欣賞鄭哲敏,鄭哲敏也十分敬重自己的老師錢學森,也一直緊隨老師錢學森的步伐,深受錢學森影響。

在快要博士畢業的時候,鄭哲敏第一次獨立完成了一項較難的科研項目。在美國哥倫比亞河上有個湖,名叫羅斯福湖,湖的兩側是高出水面100多米的高原平地,當地人想用羅斯福湖的水灌溉高原上的土地。經過工程測算,利用直徑4米寬的水管搭建輸水管道,一共建設了12根。工程完工後受到共振影響,水管震動非常強烈,強行運行只會造成塌方,施工方的工程師不管怎麼修繕,都無法解決共振問題。

無奈便求助於加州理工學院,最後這個研究項目交到了鄭哲敏的手中,經過鄭哲敏的細心研究和計算,順利解決了水管與水泵的共振問題,這一工程也持續良好運行了幾十年。

學成之後,剛剛28歲的鄭哲敏便放棄了美國的優厚待遇,想要回國建設祖國,但受到了美國的百般阻撓,回國之路坎坷波折,甚至還受到了美國特工的監視,鄭哲敏一直無法隨願。

在中國政府不斷的干預和努力下,1954年的日內瓦會議後,美國解除了對在美中國留學生的離境限制,准許自由離境,鄭哲敏跟隨老師錢學森先後回國參加建設。

共和國巨星隕落,無雙國士鄭哲敏,為何被稱作為祖國馴服炸藥的人

鄭哲敏於1954年9月26日從紐約乘船離開美國,輾轉瑞士等國,1955年1月19日又從法國乘船前往香港,同年2月21日從香港抵達深圳,回到了百廢待興的新中國。這條回國之路可謂是艱辛曲折,可它卻阻擋不了一個擁有滿腔愛國之心的熱血青年。

回國後,鄭哲敏無條件服從國家安排,多次改變自己的研究方向,可以說是國家哪裡需要,他就往哪裡研究。1956年1月中國科學院力學研究所成立,鄭哲敏是為數不多的首批科研人員之一。鄭哲敏先是協助自己的恩師錢偉長成立彈性力學研究組,自己擔任組長,重點研究水壩抗震、大型水輪機的原理和製造,取得豐碩成果,為祖國一系列的水壩工程建設立下汗馬功勞。

錢學森在研究航天技術中,發現了爆炸成型這一問題,敏銳地預見到其重要性,將其命名為爆炸力學。後來鄭哲敏便協助老師錢學森,創建爆炸力學學科,並肩負起開創這門新學科的任務,從此便與「爆炸」為舞,付出一生的研究,為中國爆炸力學奠定下堅實基礎。

共和國巨星隕落,無雙國士鄭哲敏,為何被稱作為祖國馴服炸藥的人

1960年,蘇聯專家全部撤出中國,而當時「兩彈一星」等重要工程正進入到攻堅階段,需要大量的理論研究和物理試驗,而試驗就必須要有理論範疇內的器械零件。可當時一窮二白的中國工業製造能力太薄弱,最缺的就是這些高精尖器械的加工能力,一些零部件的製造需要用到萬噸水壓機,而當時全國都沒有一台,也無處去買。

鄭哲敏便產生了用火藥爆炸產生的力來代替萬噸水壓機的壓力,用火藥的爆炸來製造零部件。這一理論說起來簡單,要想準確實施,難比登天。經過日以繼夜的研究,鄭哲敏不負國家的期許,終於研究出爆炸成型模型律與成型機制等眾多理論。而這一理論應用範圍十分較廣,包括爆炸成型、爆炸焊接、爆炸硬化、高速模鍛等諸多方面。

爆炸成型能夠製造許多高精尖的配件,爆炸焊接能將不同材質和熔點的配件焊接在一起,為祖國的飛彈、航天、潛艇等重要工程做出不可磨滅的貢獻,而且還廣泛運用到民用基礎建設中。

共和國巨星隕落,無雙國士鄭哲敏,為何被稱作為祖國馴服炸藥的人

1964年,根據祖國的需求,鄭哲敏又研究出一個新的力學模型理論,流體彈塑性模型理論,為祖國首次地下核試驗做出重要貢獻。1965年,鄭哲敏又一次響應國家需要,投入到穿甲和破甲的研究中,這項研究一直持續了十多年,解決了眾多實際困難與問題,其所研究發現的穿破甲規律,十分準確和有效,為我國一代又一代常規武器的改進與製造,做出了巨大貢獻。

1984年,60歲的鄭哲敏接過老師錢學森的接力棒,出任中國科學院力學研究所第二任所長。後來,三峽建設中的圍堰爆炸拆除方案遇到瓶頸,無法突破,在三峽圍堰爆炸拆除方案研究中,此時已經82歲高齡的鄭哲敏再次發揮領軍作用,在鄭哲敏的理論指導下,我國首次使用192噸炸藥,在12秒內依次爆破,將長達480米,高30米的三峽大壩三期圍堰按預想成功爆破拆除。這個爆破工程不管是從爆破規模還是工程難度,都可以說是世界之最。

共和國巨星隕落,無雙國士鄭哲敏,為何被稱作為祖國馴服炸藥的人

鄭哲敏一生都在為國家、為人民默默奉獻,創下蓋世功勳受到世人敬仰。面對標榜史冊的榮譽和功勳,鄭哲敏卻看得非常淡,面對別人的讚譽往往低調的一笑了之。

所有和鄭哲敏共過事的人,對鄭哲敏都有這樣的評價,鄭哲敏一生的科研,都是雪中送炭,從不錦上添花。鄭哲敏的生活和工作都十分低調,回顧鄭澤敏一生的研究成果,確實印證了他剛剛回國時說的話,祖國需要什麼,我就研究什麼,我只對祖國需要的東西最有興趣。這句盪氣迴腸的話,將一顆赤子之心展現得淋漓盡致。

在工作中,鄭哲敏是一個只喜歡挑戰困難的人,而且十分的率真。他從來不做容易的研究,只挑工程中有缺陷的地方研究,這並不是他吹毛求疵,而是在祖國和人民的利益面前,他勇於直面困難。在大大小小的會議中,他更是不來虛的,他的發言從不談自己的成績,都是直面問題。曾有人問鄭哲敏,開會只談問題不說成績,容易「得罪人」。鄭哲敏卻回答道,開會不講真話,不說問題,不是浪費時間嗎?

2013年1月,鄭哲敏獲得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面對這樣重要的獎項,面對祖國和人民賦予的最高榮譽。在頒獎的前一天,他還是和以往一樣,拎著包到研究所上班去了,在他心中,祖國需要的科研項目才是最重要的。

共和國巨星隕落,無雙國士鄭哲敏,為何被稱作為祖國馴服炸藥的人

鄭哲敏不僅是一位科學家,同時也是一個甘為人梯,提攜後學的教育家,為我國力學學科培養了大量傑出人才。他對年輕學者特別照顧,不僅將自己的所學傾囊相授,還十分關心他們的成長,一直陪伴他們,為他們答疑解惑,更是不竭餘力地支持年輕人獨特的想法。

鄭哲敏離開了我們,帶著人們無限的思念離開了。他的辦公室大門也關上了,但他在世人心中,只是「外出」待歸。他將他一生所學留給了後人,將他一生的科研成果奉獻給了祖國和人民,將他一生的科研精神留在了人世間。知識的傳遞和精神的傳承,才是我們對鄭哲敏最好的懷念。讓我們再一次緬懷鄭哲敏院士,無雙國士,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