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國後最高職級間諜,叛變長達7年才被發現,究竟為何叛變

歷史     2021年09月26日

可能很少有人知道,在1996年的時候,我們可能只差一點兒,就可以實現多年以來的一個夙願,而導致這一夙願流失的,有相當大的原因是因為一個人。

建國後最高職級間諜,叛變長達7年才被發現,究竟為何叛變

劉連昆,第一位同時在兩岸都擁有少將身份的間諜,從1992年劉連昆決定叛變開始,到1999年暴露被抓,這長達7年時間裡,劉連昆向台地區出賣了我方大量的機密情報。劉連昆究竟是什麼人?他為什麼選擇背叛而當了間諜?又是如何把這麼多的情報信息傳遞到台地區的?又造成了什麼樣的後果?最終結局又如何?

從1949年起,國民黨敗退逃至台地區,出於特殊目的,一直通過各種手段誘惑大陸人士前去投誠,而到了上世紀60年代,台地區拋出的誘惑更大,確實也成功地引誘了一些叛徒投誠,造成了很多麻煩。

到了上世紀80年代的時候,我國改革開放逐步深入,全方面鋪開,特別是在經濟領域,在引進各種外資或商務合作的同時,也給台地區的情報機構提供了機會,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台地區怎麼會輕易錯過。

1985年台地區依據形式變化,成立了「軍情局」,將情報工作的重心,從原來的「打入」轉為 「重點策反」,目標瞄準了在大陸擁有高級職位或在關鍵崗位的人員,想要通過利誘、美色等手段集中力量突破一批人,順勢在大陸建立起新的「情報組織」。

隨後,台地區挑選了一批精幹人員,以商人的身份做掩護,打著投資或商務合作的幌子,來大陸做「生意」。其真實目的就是發展間諜,獲取有價值的情報。

建國後最高職級間諜,叛變長達7年才被發現,究竟為何叛變

左張志鵬。右邵正宗

在這批情報人員當中,有個人叫張志鵬,1921年出生於吉林,1941年加入軍統,曾在日軍內部長期潛伏,從事情報工作。張志鵬從事敵後情報工作的經驗十分豐富,1949年撤到台地區後,開始經商,於上世紀80年代又以台商的身份來到香港發展。

在大陸改革開放後,張志鵬的經驗及能力被台地區軍情局局長殷宗文看重,成為了一名擁有台商身份的軍情局特工。並給予大量資金支持,安排他在大陸長期潛伏下來,也正是此人一步步把劉連昆拖下了水。

建國後最高職級間諜,叛變長達7年才被發現,究竟為何叛變

殷宗文

張志鵬在大陸左右逢源,在大陸的生意也是越做越紅火,但他在做生意的時候也一直在尋找「獵物」, 通過長期的觀察,他鎖定了首個圍獵目標邵正宗。

邵正宗當時是解放軍總後勤部軍械部的一名處長,遼寧人,大校軍銜。因為業務需要,張志鵬經常要與邵正宗來往,而且張志鵬原籍吉林,這樣又有東北老鄉的關係拉線,一來二去便熟了起來。在張志鵬不斷地試探下,並通過大量金錢和幫其移民進行誘惑,終於將邵正宗圍獵成功。1991年,邵正宗正式加入軍情局工作,被台地區封以「少康一號」。

邵正宗加入台地區軍情局後,為獲取更多的金錢,便利用職務之便竊取機密信息,為台地區提供各種軍事、政治情報。台地區十分重視邵正宗提供的情報信息,為此還專門成立了一個獨立機構進行對接,名為「王少康工作室」,工作代號「少康專案」。

時間來到了1992年,邵正宗到了退休年齡,在快要退休之際,邵正宗要求張志鵬兌現承諾,幫助其移民。這次軍情局並沒有婉辭拒絕,而是給他提出一個條件,就是再發展一個高級軍官來接替他的工作,之後便會安排其移民。

邵正宗得到了確定答覆,眼看移民即將成功,心中暗自歡喜,也更加用心地為其賣命。為了儘快移民,邵正宗將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思索了一遍。很快,他便想到了一個合適人選,這個人就是他的頂頭上司劉連昆。

邵正宗能第一個能想到劉連昆是有理由的,原來前不久劉連昆因經濟方面有問題,喪失晉升機會,還受到了嚴肅處理,並全軍通報,因此受到很多人的白眼,心生怨氣與不滿。加上邵正宗與劉連昆是上下級關係,相對十分熟悉,邵正宗十分了解劉連昆的人品和性格,知悉劉連昆對金錢的貪婪程度。

劉連昆出生於1933年,黑龍江齊齊哈爾市人,時任總後勤部軍械部的部長,正軍級少將軍銜。負責軍械的研製、採購、生產等等重要內容,工作內容基本都是絕對機密,所處崗位是重中之重。

建國後最高職級間諜,叛變長達7年才被發現,究竟為何叛變

劉連昆

軍情局在獲悉這一人選名單時,喜出望外,驚喜萬分,一個邵正宗都能發揮這麼大的作用,那麼一個少將呢?還是解放軍總後勤部軍械部的部長,發揮的價值恐怕是難以想像。軍情局先是讓邵正宗一點點試探劉連昆,見劉連昆對金錢十分貪。1992年,軍情局專門派遣第六處副處長龐大為來到大陸,親自負責對劉連昆的圍獵行動。

龐大為在邵正宗的安排下,與劉連昆約定了秘密見面地點。為了隱藏自己的行蹤,身在北京的劉連昆不敢坐飛機,而是選擇坐火車來到廣州,在廣州郊區的越秀公園與龐大為見了面,之後二人先後來到一個小山崗上進行了談話,之後二人又轉移到一個十分豪華酒店。

在酒店內,龐大為給劉連昆點了茅台酒和滿滿一大桌子名貴菜品,以此來顯示自己的經濟實力,進一步刺激劉連昆對金錢的渴望。在簡單閒談幾句後,龐大為隨手拿出了一個2萬美元的紅包,開始給劉連昆介紹起合作待遇,以及他們的工作重點和聯絡方式。

如果劉連昆願意合作,他每月就能夠得到3500美元的工資,當時匯率摺合成人民幣約19000元。每提供一份情報還有額外獎金,按情報價值再另付40萬到100萬台幣。這些錢都會轉到劉連昆的海外銀行帳戶上,安全可靠,保證不會泄露。另外再給劉連昆一個少將軍銜,將來劉連昆退休以後,還可以幫助其移民到任何一個國家。如果答應的話,這他兩萬美元的紅包就是見面禮。

劉連昆聽了這些條件後,十分滿意,也感覺對方很可靠和貼心,遂向龐大為交代了自己的人脈資源和一些情報信息。就這樣,劉連昆輕而易舉的就被圍獵成功,開始了叛變之路,成為了「少康二號」。

建國後最高職級間諜,叛變長達7年才被發現,究竟為何叛變

在得到「少康二號」以後,「少康一號」邵正宗此時已徹底沒有了利用價值,因為劉連昆職級更高、作用更大,可讓台地區準確深入的了解大陸的軍事、經濟、政治情況,所以軍情局也就對邵正宗不管不問了。邵正宗的「移民夢」徹底破碎了,但也只能「啞巴吃黃連」,不敢聲張,擔驚受怕地過著每一天,唯恐東窗事發萬劫不復。

大陸與台地區同時擁有「少將」軍銜,劉連昆也是有史以來第一人了。特殊的榮譽加上大量金錢的誘惑,劉連昆為軍情局工作十分賣力。劉連昆在單位工作中,極其小心,絲毫不曾露出過任何異樣,他身邊的同事壓根就想像不到,他們的部長竟然是台地區的得力間諜。

劉連昆為軍情局先後提供了大量重要軍事、政治情報,如當時新購一批蘇27戰鬥機,劉連昆便立即把具體駐地、維修廠、武庫配備等重要信息泄露出去,他還泄露了大量作戰部隊的重要信息。

1996年台地區進行換屆選舉,台海危機風雲變幻,面對最壞情況,大陸準備了海陸空聯合軍事演習來應對。演習的底線是,實彈射擊、越過海峽中線,攻占外島,總預算達到了40多億人民幣,演習人數多達10多萬人,規模空前宏大,台地區面臨著難以承受的壓力。但這個情報卻劉連昆給透漏了出去,台地區進行了一系列針對性部署,美還派出了兩個航母群進駐台地區。

建國後最高職級間諜,叛變長達7年才被發現,究竟為何叛變

面對對手處處的針對性地反制,我方被迫將演習底線變成了「三不原則」:飛彈不飛越台地區上空、軍艦和戰機不越過海峽中線、不占外島,還有將飛彈彈頭改為空包彈等絕密信息,又被劉連昆及時通報給了台地區。台地區處處反製成功,化解了壓力,換屆選舉也如期完成,李登輝順利登台。

劉連昆本以為立下了大功,可以得到更多金錢報酬,卻沒想到轉眼就被李登輝給「賣」了。李登輝公開發言時不小心說出了一句話:大陸所有行動都在我們掌握之中,飛彈也是空包彈。原本演習處處受到反制就已懷疑內部出了問題,李登輝的這番話更是印證了有內鬼,而且還處於高層。空包彈是絕密信息,現在不僅所有台地區的人都知道,連全世界都知道了這件事。

建國後最高職級間諜,叛變長達7年才被發現,究竟為何叛變

李登輝

如果有高層內鬼在身邊,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於是,軍委展開了大量的秘密調查,最終經過一系列的努力,終於抓到了潛伏大陸的軍情局特工葉炳南。葉炳南嘴非常嚴,拒不交代內情,但經過一系列審問,心理防線最終被攻破,供出了劉連昆和邵正宗。

葉炳南還交代,經過他的手給劉連昆送的酬金就達五十多萬美元,這還不算台地區用其他方式給予的酬金。劉連昆拿的錢越多,證明造成的危害越大,想一想就後背發涼。

在獲取這一確定信息後,軍委立刻開展了抓捕行動,一舉將劉連昆、邵正宗等人抓獲,徹底搗毀了軍情局在大陸辛苦建立起來的情報網。

面對鐵一般的證據,審訊過程中,劉連昆、邵正宗對自己所犯的罪行供認不諱,最終被軍事法院判了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於1999年8月15日執行。

這起90年代最大的間諜案,給我們造成的損失不可預估,劉連昆、邵正宗貪婪的慾望最終也讓其瘋狂、毀滅,選擇充當叛徒,國家和人民無論如何都不會原諒他們,這些人必將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