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戰場上的傳奇:抗聯曾用這一招打下關東軍的氣球,太妙了

歷史     2021年09月26日

解密抗聯打的日軍氣球

在抗戰東北戰場的鏖戰中,日軍不但出動了陸軍的步兵、騎兵、裝甲兵,也出動了水上活動的艦艇,空中活動的飛機,依靠這些現代化裝備試圖扼殺頑強的東北抗日聯軍。

東北戰場上的傳奇:抗聯曾用這一招打下關東軍的氣球,太妙了

東北戰場冬季出動的日軍航空兵,給裝備簡陋的抗日軍民造成了巨大威脅。

正因為如此,雙方的戰鬥在很多時候便演繹出意外的經典。

例如,在抗聯三路軍的作戰歷史上,便有一次鮮為人知的戰鬥——打擊日軍偵察氣球。

當我們說起日軍的航空兵時,通常指的是敵軍的飛機部隊,但實際上在日軍戰史中還存在另外一隻特殊的航空兵,那就是氣球部隊。

早在1877年,日軍就開始研究將氣球引入軍用領域。1903年,它的第一支氣球部隊,也就是日軍航空兵的鼻祖誕生。1904年,日俄戰爭爆發,在作戰中,日軍普遍採用了炮兵觀測氣球,這種「在天上的眼睛」指揮炮兵與沙俄軍隊作戰,取得了相當豐碩的戰果。從此,氣球就成了日本陸軍的標配。

東北戰場上的傳奇:抗聯曾用這一招打下關東軍的氣球,太妙了

日軍的氣球甚至影響了中國軍隊的建設,這是清末新軍從日本引進使用的山田式氣球,在太湖秋操中參加演習。

在抗日戰爭時代,飛機已成為天空的主宰,但在一些特殊情況下,留空時間較長的氣球仍有用武之地,故此多次被日軍使用,主要執行偵察和炮兵校射任務。

根據《文史天地》2020年1月號第55頁登載抗聯研究學者王可立先生的文章,1940年初,活躍在黑嫩平原的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路軍王鈞所部,曾有一次和日軍氣球交手的記錄。

東北戰場上的傳奇:抗聯曾用這一招打下關東軍的氣球,太妙了

開國大校王鈞,東北抗日聯軍的一員悍將。

這次戰鬥的背景是這樣的:1939年12月初,結束了艱難的西征並在五大連池-朝陽山重新站穩腳跟,東北抗聯第三路軍組成了西北遠征指揮部,由抗聯六軍參謀長馮治綱擔任總指揮,王鈞為政治部主任,率六軍教導隊和第十二團繼續向西進軍,進入呼倫貝爾高原,以圖在這裡開闢新區和尋機插向熱河與八路軍會師,打通抗聯與黨中央的聯繫。

這支部隊一路勢如破竹,連續幾次擊敗日偽軍的堵截,但在1940年初的戰鬥中,總指揮馮治綱不幸壯烈犧牲,王鈞接替指揮後,料到敵軍必設伏於抗聯東撤的路線上,乃將計就計,繼續向西進攻,一直打到大興安嶺下的烏奴耳,並在那裡解放了一批八路軍、新四軍戰俘。

十二團的西進迷惑了敵軍,才引出了此後和日軍氣球部隊的交戰——

日軍對抗聯這支部隊拚死向中蒙國境線前進感到大惑不解。由於這一帶山高林密,地域廣闊,日軍總也摸不准我軍的準確位置,於是動用了偵察熱氣球,將其升入高空後觀察我軍動向。

日軍的熱氣球一般選在山頂上放飛,然後上升到數百米的高空,熱氣球下有藤條編的吊艙,艙內有兩三名日軍,他們攜有望遠鏡,可以觀察到周圍幾十平方公里的範圍。他們發現情況後,通過系留索里的電話線向地面報告,日軍就會調動汽車運兵,進行圍堵。

這種氣球對我軍造成很大威脅,只要它一升空,就控制了幾十平方公里的面積,我軍只能被迫鑽進密林中隱蔽,而且晚上為避免發出光亮,還不能生火取暖。為此,王鈞決定派一個機槍組前去,堅決打掉日軍偵察氣球。

日軍一個氣球隊約有十多人,配屬有兩輛軍用馬車,其餘人全是騎兵。其中一輛馬車裝氣球,一輛裝吊艙、燃油爐和纜繩。馬車是四個輪子的,前面兩個小輪子可以轉向,每輛車由三匹洋馬牽引,一匹馬駕轅,兩匹馬是哨馬。這種騾馬式的氣球隊行進速度很快,但因其戒護力量不強,因此它附近一定會有日軍主力部隊。

為打掉日軍氣球,王鈞命令一連指導員姚世同帶五名騎兵,攜兩挺輕機槍,隱蔽接敵。

一天早晨,日軍的氣球又升空了,氣球遠在四五里路之外,姚世同帶領機槍組出發了。他們沒走開闊的山谷和草地,而是鑽進山里,在密林中曲折接敵。這四五里路他們足足繞了兩個多小時,直到10點多,終於到了距氣球約一里路的林中,這時連敵人大聲打電話都聽到了。

姚世同將人分成兩個機槍組,每組中一人站直,把機槍腳架放在肩上當人體槍架,一人負責射擊,另一人負責換彈匣。捷克式機槍口徑為7.92毫米,威力較大,機槍手事先在彈匣中每隔三發彈就裝入一發紅頭曳光彈。

姚世同親自操控一挺機槍,他一聲令下,兩挺機槍一齊開火,直射高空中的日軍氣球。他們每挺機槍都打了三匣子彈,射手利用曳光彈指引彈道。由於氣球太高,射出的子彈都飛成了弧形才落到了氣球上。三匣子彈連續打空,僅僅用了一兩分鐘,機槍組便上馬迅速回撤。

王鈞在密林中用望遠鏡觀察敵氣球,他聽到我軍機槍的射擊聲後,看到發射的曳光彈擊中氣球時,氣球蒙皮上燒起一小股白煙。日軍氣球一開始並沒發生變化,大約過了幾分鐘後,氣球開始緩慢下降,後來越降越快,快接地時似乎要摔下來的樣子。

打掉日軍空中偵察氣球後,我軍可以快速向西前進,終於到達了中蒙邊境的阿爾山西南麓。

東北戰場上的傳奇:抗聯曾用這一招打下關東軍的氣球,太妙了

ZB26捷克式輕機槍是國共兩軍在抗戰中都十分青睞的武器,但打氣球的戰例確屬罕見。

本文中奉命帶小分隊襲擊日軍偵查氣球的姚世同,是珠河(現改名尚志)黑龍宮人,曾擔任趙尚志將軍的警衛員,他的名字就是趙尚志起的,意思是「希望世界大同」。

1941年,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路軍第三支隊王明貴部從黑龍江北岸出擊,渡江殺入偽滿腹心,在襲擊辰清車站的戰鬥中,當時已經晉升為八大隊指導員的姚世同負傷未能趕上隊伍,在一座炭窯被日軍包圍。

在日偽軍勸降時,姚世同高呼:「上來一個當官的,可以談。」一名日軍軍官應聲而出,被姚一槍擊斃。激戰中,旁觀的炭窯工人看到至少六名日偽軍死傷在姚世同的槍下,最終,這位凜然的好漢飲彈自戕,壯烈殉國。

王可立先生是抗聯後代,有可靠的資料來源,描述內容中無論當時抗聯部隊的人員、作戰還是日軍使用氣球的方法都很吻合,所述自為信史。這次戰鬥雖然還沒有在日軍檔案中獲得確切記錄,但仔細考證起來,頗有些耐人尋味之處。

抗聯十二團,打得很可能是從諾門坎戰場下來的日軍氣球部隊

東北戰場上的傳奇:抗聯曾用這一招打下關東軍的氣球,太妙了

日軍認為氣球技術簡單,可批量製造,費用低廉,故此曾經進行深入研究,包括對蘇聯的空降作戰。

日軍在侵華戰爭期間,共計組建了七個使用氣球的聯隊級部隊,即1938年至1945年期間組建的炮兵情報第一至第六聯隊,以及1936年組建的氣球聯隊。其中,炮兵情報第一、第二聯隊和氣球聯隊都有部隊參加了1939年夏秋之際的諾門坎戰役。

東北戰場上的傳奇:抗聯曾用這一招打下關東軍的氣球,太妙了

日軍氣球部隊的主要任務是進行偵察,這是他們使用氣球偵察照相後,正在通過拼接照片獲得完整的地面情報。

不過,組建於黑龍江東寧的第二炮兵情報聯隊,當時僅僅派出了照相班,沒有攜帶氣球。而真正在前線投入作戰的是來自日本本土千葉縣的氣球聯隊臨時獨立中隊。

東北戰場上的傳奇:抗聯曾用這一招打下關東軍的氣球,太妙了

該中隊攜帶了四具艇型氣球,這種氣球用繩索固定在地面,升限1000米,乘員兩人。

但日軍大概由於習慣了和當時裝備低劣的中國軍隊交戰,顯然低估了蘇軍的空中作戰能力。1939年7月25日上午,日軍兩具氣球升空,僅僅3小時後,蘇軍伊-16戰鬥機便出現在空中,把這兩具氣球雙雙打了下去,四名乘員斃命。

用高射炮拚命開火也無濟於事的日軍直到8月11日,才在更加隱蔽的狀況下快升快降地使用另兩具氣球,但仍在8月15日和27日先後被擊落。日軍在諾門坎使用氣球的記錄就此終結。

這個獨立中隊因此失去作用,灰溜溜地回了東京,後來改弦更張,專門對美國西海岸釋放攜帶爆炸物的氣球——「風船爆彈」,算是二戰中日軍少有的可以直接打擊美國本土的特殊兵器。

東北戰場上的傳奇:抗聯曾用這一招打下關東軍的氣球,太妙了

「風船爆彈」示意圖。

不管這個部隊此後有什麼戰績,此時由於氣球盡被摧毀,也不可能派出來對付抗聯,唯一有可能出動的,便是駐紮在哈爾濱的炮兵情報第一聯隊

這個聯隊轄有隊部、觀測中隊、標定中隊、測音中隊,裝備有艇型氣球,但沒有在諾門坎戰役中發揮作用,原因是它使用的是挽馬拖曳氣球的,機動能力較差,不適用於機械化部隊交戰的諾門坎戰場。直到1941年關東軍特別大演習時,這支部隊才改成機械化。

因此,在1940年初,投入到大興安嶺側翼,用氣球對抗聯部隊活動進行偵察的,只能是這支部隊了,估計被王主任(因為王鈞擔任過十二團政治部主任,當時敵我雙方都習慣把他稱作「王主任」)打掉的,便是這支敵軍的氣球了。

用曳光彈打氣球,是一個很有想像力的做法。日軍的氣球雖然龐大,但裡面不是充填易燃的氫氣,便是用熱氣作為升力,其表面由絲綢等易燃物品構成。而曳光彈是用於標示彈道的,內部填充有鎂粉等燃燒劑,有很強的引燃能力。

東北戰場上的傳奇:抗聯曾用這一招打下關東軍的氣球,太妙了

一物降一物,曳光彈雖小,別說是日軍的氣球了,就是龐大的齊柏林飛艇,也會給打下來。

由於東北抗日聯軍主要打游擊戰,用於陣地戰中指揮炮兵作戰的氣球少有用武之地,日軍的氣球部隊原本也是準備對付蘇軍的,卻還是陰差陽錯地給抗聯打了下來,不能不說,這是抗聯歷史上堪稱傳奇的一幕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