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大橋當初為什麼不連通深圳?有位工程參與者說出了實情

資訊     2021年10月14日

關於港珠澳大橋,有一個人肚子裡藏著的秘密最多......他是誰?他知道什麼?

港珠澳大橋一直有幾個輿論熱點,比如:當初為什麼放棄連接深圳,大橋西端在澳門的落點之爭,連接港、珠、澳之後的邊檢模式選擇,大橋建成但是車流量太少等等。社會上各種議論和揣測一直不曾停歇。

港珠澳大橋當初為什麼不連通深圳?有位工程參與者說出了實情

就在國慶節前,《廣東省綜合交通運輸體系「十四五」發展規劃》公之於眾,其中提出:研究深圳經港珠澳大橋至珠海、澳門通道,更好發揮港珠澳大橋作用。

《廣東省綜合交通運輸體系「十四五」發展規劃》摘錄

消息一發布,當年大橋設計不帶上深圳的事又被扯了出來,所以我們今天就從工程專業角度,重點聊聊當初為什麼不考慮連接深圳。

港珠澳大橋「單Y」與「雙Y」設計方案之爭

簡單說,建港珠澳大橋就是為了聯通珠江口東西兩岸,這個設想早在上個世紀80年代就出現了。對於西岸落點同時選擇澳門和珠海,大家都支持,但是對於東岸到底是只考慮香港,還是同時考慮香港和深圳,站在不同的立場上,兩岸三地專家學者、意向投資者都有自己的想法,紛紛提出了不同的設計方案,據稱大橋開建以前,各種方案高達14個,足見當時的社會關注度之大。不過其中最出名的只有兩個。

一個是香港的胡應湘提出的「單Y」方案,大橋東端只連香港,西端分叉接澳門與珠海,形似一個放倒的Y字,方案名由此得來,即一橋通港珠澳三地的方案。

另一個是鄭天祥提出的「雙Y」方案,大橋東端分別連香港、深圳,西端還是連接澳門、珠海,形似「>-<」,即一橋將港深珠澳四地同時連接起來。

港珠澳大橋當初為什麼不連通深圳?有位工程參與者說出了實情

港珠澳大橋「雙Y」方案(紅色);「單Y」方案(藍色)

香港對於推進港珠澳大橋建設特別積極,就是想藉此提升自身經濟發展空間,先直接打通粵西進而輻射內地西南。如果採用「雙Y」方案,深圳也擁有港珠澳大橋落點,實際上等於打通了粵東和粵西,對於香港而言實際價值上將會「打折扣」,據當時香港中文大學有一份研究報告認為「這樣會導致香港航運量減少三分之一」,所以香港方面不贊成「雙Y」方案。

港珠澳大橋當初為什麼不連通深圳?有位工程參與者說出了實情

如果方案不儘早定下來,唯一的結果就是港珠澳大橋的開工一拖再拖,這十分不利於香港與珠三角的整合。幾經周折,最終在2004年11月,有媒體報道證實:國家通盤統籌考慮,從大局出發,已完成港珠澳大橋的技術研究,不考慮「雙Y」方案,傾向採用「單Y」設計,即大橋不會伸延到與香港比鄰的深圳。至此「單Y」方案與「雙Y」方案之爭,蓋棺定論。

港珠澳大橋當初為什麼沒連深圳?

想想當年的「單Y」方案與「雙Y」方案之爭,雖然街頭巷尾傳言不斷,網友也是眾說紛紜。關於港珠澳大橋,有一個人肚子裡藏著的秘密最多,所以他輕易不接受任何媒體採訪,但在2017年大橋主體工程全線貫通之際,竟然接受了採訪,道出了實情,他就是曾任港珠澳大橋前期工作協調小組辦公室主任的朱永靈,後來任港珠澳大橋管理局書記。

港珠澳大橋當初為什麼不連通深圳?有位工程參與者說出了實情

朱永靈

他說其實事情並沒有多麼複雜,主要是從工程的科學性等方面考慮的。「一橋連四地」的概念雖然更受歡迎,但通過論證發現,不論是從大橋交通功能定位、工程技術上講,還是從經濟、管理上講,目前港珠澳大橋的「單Y」設計是內地及港澳均能接受且合理的方案。

一個是選址難度很大。珠江口是典型的弱潮型河口灣,無論是港珠澳大橋線位,還是伶們洋大橋線位,大橋的線位走向須與水流方向垂直,這就意味著大橋必須遵循與現在的大橋線位基本平行的線位,可以向上或向下平移,但不能從同時靠近珠海和澳門的位置陡然向北連接深圳。當初如果選「雙Y」方案,甚至還有環保風險。

如果港珠澳大橋連接深圳,有兩個方案,要麼從人工島處修建引橋,要麼從珠海登陸連接澳門。方案(一):沿現有港珠澳大橋線位,需要從人工島處修建引橋,就要破壞現有的銅鼓海運航道,而且白海豚賴以生存棲息的水環境還可能被破壞,這是得不償失的。

港珠澳大橋當初為什麼不連通深圳?有位工程參與者說出了實情

方案(二):假如當初選擇伶仃洋大橋線位,就需要從珠海登陸連接澳門,考慮到出入境管理的需要,珠海到澳門必須設置專用車道,實行全封閉,那樣珠海市就要被一分為二,也不科學;如不登陸,直接從淇澳島的位置沿著海邊南下修一座矮橋連接澳門,則珠海的情侶路景觀將被破壞,也不科學。

港珠澳大橋當初為什麼不連通深圳?有位工程參與者說出了實情

港珠澳大橋線位示意

再一個是投資。港珠澳大橋設計時就考慮要用120年,所以要充分考慮未來120年的經濟發展,選擇橋面寬度時要打出餘量。考慮到我國未來還會保持中高速增長,如果採用「雙Y」方案,那麼橋面寬度就要從當前的雙向6車道增至雙向12車道,這樣的方案設計一次性資金投入非常大,初步估算大約增加投資50%。但是對於大橋運行初期交通量往往不會太大,與其占用國力一次性投入巨資,一次「雙Y」設計把港深珠澳四城相連,不如先建一座「單Y」大橋,將來需要了再建伶仃洋大橋,還是能起到「雙Y」的連通效果,並且預留了軌道交通的發展空間。

港珠澳大橋當初為什麼不連通深圳?有位工程參與者說出了實情

還有一個就是管理難題。「雙Y」大橋會增加管理難度。比如珠海到深圳的車,是正常的境內交通,根本不需要經過出入境檢查的,但如果一座橋上既有跨境車,又有不需要跨境的車,管理起來會非常麻煩。

廣東始終沒有放棄港珠澳大橋的「雙Y」方案

廣東官方發布的《廣東經濟藍皮書 2018》中,在「實現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無縫對接」章節中就曾提到「要超前考慮港珠澳大橋單Y變雙Y」。時至如今廣東發布《廣東省綜合交通運輸體系「十四五」發展規劃》,重提港珠澳大橋再連深圳,貌似舊事重提,其實廣東始終沒有放棄追求,這一超前的設想已經進一步變成了研究。

港珠澳大橋當初為什麼不連通深圳?有位工程參與者說出了實情

《廣東經濟藍皮書 2018》摘錄

目前港珠澳大橋已經建成通車3年了,限於兩岸三地出入境管理的需要、車牌限制、疫情影響等多種因素疊加,港珠澳大橋的交通流量也許與當初的設計有所偏離。再者,深圳近些年的快速發展,無論是GDP還是人口,乃至綜合實力,在粵港澳大灣區與日俱增,此時再次提出港珠澳大橋的「雙Y」設計方案,顯得更合時宜。從廣東省《規劃》我們可以看出:顯然現在再增加伶仃洋線位似乎還是沒有多大必要,考慮從人工島建設引橋至深圳似乎成了更合適的選擇,當然這仍然考驗未來的建設者們,如何實現保證現有航道的通暢,如何合理充分保護白海豚的棲息地環境。

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港珠澳大橋東側也會克服各種工程技術難題,連接上深圳,大灣區重點城市的深度融合、粵東粵西跨珠江口聯動發展將成為現實。

港珠澳大橋當初為什麼不連通深圳?有位工程參與者說出了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