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將公布甘迺迪遇刺檔案 或揭美國史上最大陰謀

2017年10月23日     1190     檢舉

宋清輝

原標題:爆炸!特朗普將公布甘迺迪遇刺機密,或揭露美國史上最大陰謀

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懸案

可能馬上就要真相大白了

甘迺迪總統遇刺案

究竟是個意外還是天大的陰謀

每年的11月22日這天,都會有大批美國民眾自發來到達拉斯的迪里廣場

來悼念那位英年早逝的深得美國人民愛戴的總統——甘迺迪

這樣的年度悼念活動,整整持續了半個世紀。

1963年,甘迺迪總統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數萬民眾和電視機前數百萬美國人民的注視下,遇刺身亡。 而隨後案情撲朔迷離,成為美國近代史上最大的一個懸案。

到底是誰?要致甘迺迪總統於死地呢?

這個謎團,可能要由特朗普來解開了。

在迪里廣場聚集的紀念甘迺迪總統的人群,人們舉著橫幅上寫著:要求公開總統遇刺案的真相

美國時間周六一大早,美國總統特朗普又在推特上發布了重磅炸彈。他稱「根據收到的進一步信息,作為總統,我允許公開長期受阻止和保密的甘迺迪檔案」。

不過任性的總統剛一說完這個決定,就遭到了安全部門官員的一致反對,很多文件目前保存在國家檔案館,如果公布了全部的機密文件有可能會損害國家安全。

若特朗普沒有任何干預,國家檔案館將在10月26日公布甘迺迪遇刺機密檔案。這些檔案包括超過3000份關於此案的文件,不過一些專家稱並不認為這些機密文件中有任何引人震驚的信息。

不過這則爆炸性的新聞立刻就霸屏了眾多美國主流媒體的頭條

國會山報

CNN

FOX News

1963年11月22日星期五下午12:30(美國中部時間),甘迺迪總統在德克薩斯的迪利廣場被刺殺。他於當天上午抵達達拉斯,在康納利州長的陪同下乘車前往達拉斯的中心街區接受市民歡迎。

(甘迺迪和老婆傑奎琳,德克薩斯州長及妻子坐在這輛車上)

就在總統車隊經過迪利廣場右側的輔路時,廣場上響起了沉悶的一槍,子彈擊中了甘迺迪的脖子,緊接著第二槍擊中了甘迺迪的後腦勺,打飛了他的頭蓋骨,甘迺迪的大腦完全暴露出來,血液和腦漿混在一起布滿了整個汽車的後備箱,與此同時康納利州長也遭到槍擊,身負重傷。

(政府報告顯示子彈如何破壞甘迺迪的頭骨)

甘迺迪被緊急送往醫院,但由於傷勢過重,在來到醫院前已經過世,康納利州長幸運地存活了下來。

(甘迺迪頭上的傷口)

兇手Lee Harvey Oswald 隨後被警方逮捕,他被指控在同一天下午一點多射殺了一名巡警,隨後被加控暗殺總統。在他被警方轉送的時候,被夜總會老闆Jack Leon Ruby槍殺死亡,在死前Oswald曾說「我只是一隻替罪羊」。

1963年11月29日,負責調查甘迺迪遇刺的沃倫委員會成立,在10個月的調查後,他們發表長達20萬字的《沃倫報告》,這份報告中稱,相信Oswald是暗殺甘迺迪的兇手,屬於單獨作案,動機是「對一切權威根深蒂固的憎恨和對馬克思共產主義的信仰」。

《沃倫報告》中指出刺殺現場只射出三顆子彈,一顆子彈射偏,一顆子彈從甘迺迪的背部射入,並從喉嚨射出,繼而射中康納利州長,致命的第三顆子彈直接擊中甘迺迪總統頭部。但是第二顆子彈的軌跡讓人質疑,一顆子彈如何先是穿透甘迺迪總統的脖頸,然後再射穿康納利州長的胸部和手腕,最後射入州長的大腿里,共造成7處傷口,這也是《沃倫報告》中廣為人知的「一顆子彈」理論。

(《沃倫報告》)

1976年眾議員遇刺案特別委員會開始調查總統暗殺、馬丁•路德金暗殺和阿拉巴馬州長喬治•華萊士槍擊案,在這份報告中,眾議員遇刺案特別委員會稱甘迺迪案「很可能是一場陰謀」。

甘迺迪遇刺案至今是美國一大懸案,誕生了很多陰謀論,根據公共政策民調基金會所做的調查顯示,51%的美國民眾認為刺殺甘迺迪是由一個秘密組織策劃執行的,只有25%的人相信Lee Harvey Oswald是單獨行動的。

國家檔案館秘密發布的信息包括數千份美國大眾從未見過的文件,根據一項1992年法律規定,被授權於10月26日發布,旨在平息「暗殺陰謀」的說法。

特朗普其實有權阻止文件的發布,並且情報機構一直對他施加壓力,要求他這樣做,因為他們擔心某些文件中的資料可能會損害國家安全利益。

特朗普沒有明確指出發布內容,只是在Twitter上表示將要發布的文件將會澄清更多的事實。對此,白宮官員也沒有立即回應電子郵件對此事表態。

目前,沒有人知道在未公開的文件中可能包含什麼信息,但是關於甘迺迪刺殺事件的研究人員說,他們不希望將有任何改變暗殺事件原本真相的官方聲明。

維吉尼亞大學教授拉里·薩巴托和《紐約時報》之前的記者菲利普·申恩說,這些文件很可能會助長新一波的陰謀論。

10月26日的最後期限即將臨近,特朗普一直受到來自「透明化」倡導者們的壓力,不得以國家安全為由決定公開文件。

愛荷華的共和黨參議員查爾斯·格拉斯利本月在參議院提出決議,敦促特朗普全面公布所有剩餘文件,表示特朗普應拒絕任何繼續推遲公開發布這些文件的理由。

陰謀論者長期以來一直呼籲,他們希望證明政府掩蓋了有關暗殺的真相。本周,特朗普的一位朋友羅傑·斯通告訴廣播主持人和陰謀論理論家亞歷克斯·瓊斯,他將敦促特朗普公開所有文件。

「我曾有機會通過電話直接向特朗普提出這個請求,以及為什麼我相信他必須公布目前所有關於甘迺迪遇刺的文件。」 斯通在電台節目中說道。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