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評級機構權威動搖?中國撇開國際評級機構發債:中國撇開國際評級機構發債:牛

2017年10月26日     4789     檢舉

原創 鈕文新

——去槓桿需要治本

時隔13年之後,中國政府正在準備在香港發行20億美元主權債券,其中5年期10億美元,10年期10億美元。最引人矚目的是:此次發行的美元債,財政部拒絕國際評級機構評級,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次發行「無評級外債」。很明顯,此舉是中國政府對穆迪、標普調降中國主權評級的強力回應,中國絕不缺少這20億美元,但如果全球投資者都能認同中國AA級所對應的利率水平,那中國也就給世界其他國家「打了個樣」,讓三大評級機構的「權威壟斷」全球債信評級市場的歷史儘快結束。

實際上,穆迪、標普和惠譽——國際三大評級公司的所作所為經常遭受各國政府,以及大型企業和金融機構的質疑和抨擊。我還記得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前後,國際三大評級機構的作為著實令人憤懣。1997年之前,它們不斷調高亞洲四小龍(中國香港、中國台灣、新加坡和韓國)、四小虎(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和印度尼西亞)的評級,而對這裡已經出現的泡沫視而不見;當危機發生之後,它們輪番、快速、大幅度下調發生危機國家的評級,對整個危機的發生、發展起著推波助瀾的作用。當年,日本財務專家就十分不解,為什麼國際三大評級機構的評級根本不具「預警功能」,而只會「順周期」調節,經濟越熱評級越高,經濟越冷評級越低?難道它們只會「助漲殺跌」、落井下石的事情?

還有就是歐元區主權債務危機之時,國際三大評級機構輪番上陣,不斷擴大「主權債信調降」範圍,最後危及法國、德國兩個歐元區核心國家。當時,歐洲對三大評級公司越渴越給鹽吃的行徑憤恨至極,它們甚至試圖把三大評級公司趕出歐洲,而且揚言,要扶持本土評級機構取而代之。

國際三大評級機構真是「公平、公正」的嗎?

當然不是。遠的不說,美國金融危機發生之後,全世界的投資者都看到了三大評級機構的醜態。那些「3A級垃圾債券——次級貸款抵押債券」不是三大評級機構的傑作嗎?美國發生了那麼大的危機,為什麼只有一家輕微地下調了一點點美國主權債信,而其他兩家則是保持美國主權債信最高級別的前提下,更加輕微地將其「列入負面觀察清單」?此情此景,讓歐元區和美國在主權債信評級構成了鮮明對比。

更奇妙的是,一向以嚴格著稱的美國金融監管當局,它們對於三大評級機構包裝「3A級垃圾債」——嚴重欺騙全球投資者的行為輕描淡寫,只與以象徵性的處罰,從而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這擺明了就是刻意對三大評級機構的保護和回饋,所以哪有「公平、公正」可言。現在,它們又開始配合「做空中國」勢力唱空中國,中國拋棄它們讓我看屬於情理之中。

當然,打鐵還需自身硬

這一點,對中國而言至關重要。其實,面對國際評級機構調降中國主權信用評級的問題,我不是沒有擔心。這個擔心就是:人家看明白的事情,我們並未看懂。比如,我們看到居民儲蓄和貨幣基金之間巨大的利差,已經導致中國銀行業資金來源枯竭,而貨幣基金規模不斷上漲。在此前提下,中國金融期限越發短期化,日益壓制資本市場發育,從而越來越遠地偏離實體經濟的需求;在此前提下,中國金融和企業槓桿不斷攀升,金融風險不斷積累。這當然會給唱空、做空中國的勢力提供有力的口實。

所以,我們需要與那些刻意打壓中國的惡勢力針鋒相對,但我們同時也需要不斷檢討自身,去除導致風險不斷積累的病根兒,尤其是一些機理性的、帶有本源性的因素,而不是每天都在著力於表面文章。比如,要去槓桿就必須治本,但現在更多的是治標。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