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結美元霸權的3個條件已經成熟:中俄等國不再忍受盤剝

2017年10月26日     3926     檢舉

原創 海外探客

  在大家的注意力都被特朗普的「亞洲之行」吸引時,忽略了這樣一個事實: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將在10月31日至11月2日訪華,成為開啟新征程後第一位來訪的外國首腦。通過此次會晤,雙方將進一步加強戰略對接,擴大能源、經貿、投資、航空航天、交通、農業、人文等領域的合作。

低調的行程,往往蘊藏著豐富的內涵。根據俄羅斯媒體報道,建立PVP(支付對支付)支付系統,旨在降低貿易中的匯率風險。美國一直利用美元實施金融戰,這也是盧布和人民幣等貨幣面臨的潛在威脅。這將對美元霸權產生一定的衝擊。

值得一提的是,自從2011年中俄石油管道開始穩定輸油以來,截至2017年8月已經輸油10492萬噸,最大年輸油量3000萬噸。俄羅斯繼2016年以微弱優勢成為中國第一大原油進口來源地之後,2017年9月俄方向中國出口的原油量同比猛增60%以上,達到635萬噸,創下新紀錄,平均到每日已經接近155萬桶。同時也把沙特甩在身後。

除了石油,俄羅斯對華煤炭出口量也迅猛增長。2016年俄對華煤炭出口量為189.3萬噸,比2015年增加18%。而截止2017年9月,俄對華煤炭出口量為235萬噸,與2016年9月的128萬噸相比暴增83%,再次打破歷史記錄。同時,煤炭價格也一路飆升,10月24日一噸動力用煤93美元,比2016年4月份高出近90%。由於東亞大國要在2020年之前關閉8億噸採煤能力,而澳大利亞煤炭的供應已經中斷,俄羅斯方面抓住機會填補了空缺。根據統計,東亞大國2016年冶金用煤和動力用煤的消耗量分別為7.94億噸和30.5億噸,俄方的市場就變得很廣闊。

權威數據顯示,俄羅斯的主要出口產品里,礦物燃料、礦物油、瀝青等常年位居第一,2016年出口額達到1347億美元,是最大的一棵搖錢樹。而俄羅斯對華出口產品里最主要的也是石油能源和原材料,2016年出口額接近270億美元。缺乏穩定的能源,就不可能實現2002年到2012年GDP增長3倍的經濟奇蹟,也不可能在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按購買力平價計算)。

有了這樣的合作基礎,普京終於也表達了支持態度。2017年9月,普京炮轟「世界金融構架對新興經濟體不公,俄羅斯準備與夥伴們一起推動改革,打破西方几個國家把持貨幣體系的霸權。」伊朗尤其對此表示贊成,因為這可以繞過美國制裁。

使用本幣結算已經形成潮流。10月20日,在伊斯坦堡舉行的「發展中國家八國集團首腦會議」上,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公開呼籲在集團內部貿易中使用本幣結算,成立「銀行清算所」等機構,對歐美已開發國家的貨幣壟斷掀起攻勢。這8個國家包括印尼、伊朗、孟加拉國、埃及、馬來西亞、奈及利亞、巴基斯坦和土耳其,人均收入達到4500美元,或將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發動機。

為了做出表率,土耳其在10月21日與產油國伊朗共同宣布使用本幣直接進行貿易結算,不再把歐元當做中間貨幣。除了雙方在反對庫爾德人獨立、反對歐盟干涉內政等問題上擁有共同戰略利益外,經濟利益也是重要的考慮因素。貨幣直接結算有利於雙方擴大貿易規模,土伊雙邊貿易額有望從目前的100億美元升至300億美元。

對東亞大國來說,是真正的三贏局面是人民幣、黃金和石油形成穩定的鐵三角關係,產油國既可以選擇黃金,也可以選擇人民幣。而今3個條件都已經成熟:

第一、中國已經連續10年成為全球最大的黃金生產國,2016年累計生產黃金453.486噸,到2016年底,黃金儲備達到1842.57噸。

第二、2016年10月1日人民幣被正式納入SDR(特別提款權),2017年4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宣布人民幣成為全球儲備貨幣。

第三、在2015年4月,中國每日進口740萬桶原油,而美國每日進口720萬桶,中國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原油進口國。

真正的大招似乎終於要來了。為了反制美元霸權,東亞大國有望在2017年發行以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合約,可以轉換為黃金。那些對「黑金」換美國債券感到深惡痛絕的產油國有了一個更佳選擇。一旦油市規則被改寫,將徹底動搖美元對原油定價的壟斷。而作為全球最大的石油進口國,理應有權制訂新的規則和基準。就在9月18日舉行的「世界油商大會」上,東亞大國明確提出:大宗商品使用人民幣計價結算的基礎初步形成,起點就是原油期貨,支持大宗商品、跨境貿易及投融資活動採用人民幣結算。

根據相關研究機構10月12日的消息,東亞大國正努力說服世界第一大產油國沙特使用人民幣結算原油。由於美國已經不再是全球最大的原油進口國,對沙特的影響力也在下降。如果沙特點頭,亞洲的「去美元化」進程將取得里程碑式的成果。自從43年前發生「石油危機」以來,沙特出口原油基本都用美元結算。「原油-美元體制」的核心就是產油國只接受美元結算,讓全世界最重要的大宗商品成為美元之錨。這讓不再與黃金掛鉤的美元得以「續命」,鞏固了作為全球儲備貨幣的地位。而賺取美元後,這些產油國又不得不用它們去換取美國國債。這樣一來,美國憑藉強大的軍力就能自由操縱別國的財富,隨意徵收「鑄幣稅」。

如今原油結算交易規模至少達到6000億到8000億美元,一旦沙特放棄美元結算,對美國霸權來說是個嚴重的衝擊,但對東亞大國和亞洲國家證券市場和商品服務市場都是個好消息,意味著經濟持續增長的前景更加確定。

當然,沙特懼怕美國的報復,擔心失去既有的生活方式,沒有美國的保護和武器,沙特王國或許將陷入流沙。這也是沙特一直向美國繳納保護費的原因。沙特的猶疑不決,迫使東亞大國採取平衡手段,將俄羅斯原油的進口量提升到總量的15%,略高於沙特。

另一方面,沙特人也不是傻瓜,開始另尋出路。沙特國王對俄羅斯的歷史性訪問令兩大產油國開始產生聯動效應,就在10月26日傳出消息,沙特和俄羅斯決定將石油減產協議延長至2018年底。

在緩慢提升油價回收利潤的同時,沙特也努力擺脫石油依賴,王儲薩勒曼針對「2030年遠景」提出一項重大工程:耗資至少5000億美元建設一座新城和開發區,主要集中在可再生能源、水利、食品科技、機器人技術等9大領域,為沙特經濟的可持續發展提供持久動力,推動國家的現代化進程。需要注意的是,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和發展特區並非美國所長,這是「基建狂魔」最擅長的領域。隨著「帶路倡議」的推進,東亞大國在吉布地基地的啟用,能夠為中東和東非的基建提供保護,沙特也看到了這一點。既然不敢在短時間內擺脫用美元結算石油的現狀,那就乾脆擺脫對石油的依賴。沙特在向現代化國家轉型,也不缺乏資金,這就是亞洲的新希望,也是東亞大國的新市場。

而美國人能提供什麼?最近美軍3個航母戰鬥群在亞太地區耀武揚威,特朗普也顯得飛揚跋扈,日韓等盟國也對美國畢恭畢敬,但這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美國霸權的基石是美元,從美元下手,無疑是釜底抽薪。俄羅斯、沙特、土耳其、伊朗等國都發現了這個軟肋,但只有東亞大國下定決心,「不帶美國玩」的計劃才能推進。亞洲是時候擺脫西方剝削,是時候終結美元霸權了。

亞洲是亞洲人的亞洲,不應該任由歐洲人和美洲人插手和分割。(完)

註:本文系「海外探客」原創稿件。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