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歲老人的心聲:父親的錢就是兒女的錢,兒女的錢不是父母的錢

2017年11月02日     5740     檢舉

口述:王媽媽;整理撰寫:人生有味

我今年65歲,身體還算不錯,老伴比我大三歲,我們現在住在一個三線小城市,每個月有退休金。

從前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上天給了我和老伴一兒一女,湊成了一個「好」字,我年輕時在我們當地的一家紡織廠上班,老伴在化工廠工作。一家四口,其樂融融,也算是美滿幸福。

兒子和女兒小時候都很乖,也很懂事,學習成績都不錯,後來還雙雙考上了大學,這也是最讓我和老伴開心的事了。

大學畢業後,兒子去了武漢,兩年後就結婚了。結婚自然要買房的,我和老伴拿出了我們存了幾十年的積蓄,大概有個20多萬,做了兒子買房的首付款。錢花了不少,可看著他過得幸福,我們做父母也就知足了。

我女兒大學畢業後去了長沙,就在她哥哥結婚三年後,她找了個長沙當地人也結了婚。按照中國人結婚的傳統,男方出房子錢,女方就得出裝修錢。他哥哥結婚我們幾乎用光了積蓄,等到女兒結婚時,我們手上就只有不到6萬塊錢了。這麼點錢,裝修肯定是不夠的。後來我和老伴一合計,咱們不是住著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嘛,兒女都有了自己的家,每年也就回來兩三次,我們兩老沒必要還在這麼大的房子,乾脆咱們把大房子賣掉,換套小房子住,這樣一進一出,就可以多個10萬元。就這樣,女兒結婚,我們給了她16萬元,當時用這錢把房子簡單裝修一下應該還是夠的。

就在女兒結婚後不久,女兒和兒媳差不多時間有了身孕。兒子媳婦那邊需要我們過去幫忙帶孫子,女兒也打電話來,說她婆婆身體不好,女婿工作很忙經常出差,也希望我過去幫幫她。我和老伴一商量,乾脆咱們兵分兩路,我去武漢帶孫子,老伴去長沙帶外孫,這也算是兩全其美的辦法。

就這樣,我和老伴分別在武漢和長沙做了幾年的「老漂」。

都說在家千日好出門一時難啊,何況我們年紀都大了,故土難離,在外鄉的幾年裡,因為不熟悉周圍的環境,沒有相交的朋友,甚至連語言都不通,生活總是很艱辛孤獨的。和媳婦、女婿一起生活,也總是有這樣那樣的矛盾。好在看著孫子一天天健康快樂地長大,這就是我們最大的安慰。

我和老伴前前後後分開了五年多,等孫子都大了,我們才又回到家鄉。帶孫子之前,我就和老伴商量好,孩子們賺點錢都不容易,我們去了就別花他們的錢了,儘量貼補,能幫多少就幫多少,就因為這樣,這五年下來,我和老伴手上一點積蓄都沒有了。

等我們好不容易回到家鄉,準備過幾天安穩日子時,老伴突然病倒了,去醫院檢查,醫生說他的心臟有點問題,需要做一個手術,老伴是有醫保的,可是除去報銷的那部分,自己還得花個幾萬塊。手頭沒錢的我徹底慌神了,也想不出什麼辦法,只能找孩子借了。

先打給兒子,剛好媳婦當時就在旁邊,一聽到我要借錢,媳婦馬上把兒子的手機搶過去,跟我扯了很多孫子的事,說來說去就是孩子很花錢,一家三口壓力很大,拿不出錢來借我,要我去找女兒女婿借,「要不這樣吧,媽,我給你打3000過去,這錢就算我們做兒女的一點心意,也不用您還了。我們就這麼多,要多了還真沒有。」

打電話給女兒,女兒回絕得更直接,說當年我們給她結婚的錢比給她哥哥的少多了,說我們重男輕女,給錢的時候總是忽略她,需要用錢的時候就想到她。聽到她說這些,我的心很痛,還沒等她把話說完,我就掛了電話。

從前,我和老伴總是傾盡所有奉獻給兒女,最後需要他們幫助時,一個個唯恐避之不及。父母的錢是子女的錢,子女的錢卻不是父母的錢了。想到這裡,我的眼淚就止不住了。

我想來想去,為今之計只有一個辦法可以籌到錢,就是賣房子。錢啊房子啊都是身外物,老伴的身體才是最重要的。等他做完手術,好起來了,咱們就租房子住。再傷心再難過,我們也要堅強啊!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