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白宮高頻使用「印太」替代「亞太」重塑亞洲政策

2017年11月04日     948     檢舉

觀察者網

【觀察者網 綜合報道】12天5國,美國總統特朗普將開啟他上任以來第一次亞太之行。並於本月8日至10日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一個備受關注的細節是,據美聯社報道,近一段時間,上至特朗普,下至美國國務卿等眾多美國高官開始高頻次使用「印太」(Indo-Pacific)一詞以替代「亞太」(Asia-Pacific)。

美聯社報道稱,特朗普通過撕毀貿易協定等強硬措施力圖重塑美國在亞洲的外交政策,他的政府正在賦予這個地區一個全新的名字。幾十年來,從澳大利亞到印度之間廣闊的海洋與大陸一直被美國稱為「亞太地區」——而在該地區,美國自認為是一個「良性與穩定」的存在。

就在特朗普準備開啟亞洲5國之行時,白宮的官員甚至總統本人都在不斷使用「印度—太平洋」這一概念來代替「亞太」,「印太」還被冠以「自由開放的印太」(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美國亞太政策重心——東南亞轉向東北亞與南亞?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當地時間周四(2日)對媒體就特朗普此次出訪作說明時就使用這一概念。他當日對記者表示,總統自上任以來已經與「印太」地區領導人進行了43次通話。而特朗普本人在1日的內閣會議上的講話也使用該詞。

特朗普與印度總理莫迪 @視覺中國

美聯社分析,這或許是這位共和黨總統試圖與其前任歐巴馬保持距離所做出的努力,後者曾投入大量的時間與精力,將美國的外交政策從遭遇軍事困境的中東地區轉向經濟快速增長的亞洲。

「毋庸置疑,21世紀是亞太時代。我們慎重作出決定把重心轉移到亞太地區。」歐巴馬2011年11月在澳大利亞國會演講宣布「重返亞太」。

六年過去了,美國政府依然想要傳達同樣的信息。但要作出調整來應對主要競爭對手中國。據新華社報道,有美方高官透露,「自由與開放的印太」概念將是美國新亞洲政策的口號。

對於特朗普此次亞洲之行,在經貿方面,分析人士認為,特朗普將要求亞洲各國以雙邊談判為中心,解決貿易失衡問題。在安全方面,他將呼籲國際社會積極參與涉朝制裁措施,共同應對來自朝鮮的核導威脅。

在訪問的最後兩站,特朗普將不參加14日舉行的東亞峰會,他與東協國家領導人將主要談朝鮮半島局勢、傳統軍事合作、貿易等問題,而這些問題都不是東協國家的興趣所在。有評論認為,美國亞太政策的重心,正從東南亞朝兩個方向偏移:東北亞與南亞。

美聯社稱,通過使用「印太」,美國政府希望傳達出這樣一個看法,那就是這個地區並不僅僅包括中國的「後院」以及亞洲「四小虎」(觀察者網註:即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和印度尼西亞四國)。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兩周前曾在美國智庫就美印關係發表演講中提到要提升與印度的戰略關係,並對中國的崛起表示擔憂。他還談到與包括澳大利亞及日本在內的國家展開合作。

他當日在演講中使用「印太」一詞,高達15次。但美國國務院並未說明對這一概念的使用是否意味著政策發生改變。

上周,蒂勒森接連訪問巴基斯坦、印度等國。據觀察者網此前報道,陪同蒂勒森出訪的負責南亞事務的美國助理國務卿艾麗絲·威爾斯(Alice Wells)10月27日透露,美國希望儘快召開會議,以恢復與日本、印度及澳大利亞之間的四國對話機制。

10月25日,蒂勒森在印度與印度外長會談 @視覺中國

但她否認這一機制是為針對中國。當時艾麗絲就使用「印太」一詞表示,「這是印太地區國家間的自然發展與利益融合。」

鼓吹「自由開放的印太」針對中國「一帶一路」

「印太」一詞在歐巴馬後期即時有提及,「自由開放的印太」概念其實也並不新。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副總裁格林(Michael Green)指出,這個概念雖然是日本首相安倍先明確提出來的,但其實是美國接觸亞洲的一個相當傳統的海洋戰略框架,就是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印度等海洋民主政體要聯合起來。美方考慮的是希望印度成為制衡中國的一部分,儘管並沒有期待印度會遏制中國。

格林分析,白宮內部就美國的亞太戰略有三種聲音:第一種是蒂勒森和國安會官員現在所倡導的,美國要聯合日本、澳大利亞、印度海洋民主國家和朋友、盟友,塑造亞太秩序;第二種是純粹講美國主權、美國優先、你贏我輸的交易式手法;第三是被庫什納所認可的要與中國建立戰略夥伴關係,以避免美中大國衝突。格林認為,現在看來,第三種聲音在白宮已經被削弱。

據中評社報道,特朗普在前兩天與安倍通話時也提到「印太」,此次亞洲之行中特朗普會否就這個概念展開進一步的闡述,值得關注。

格林還對「自由開放的印太」概念提出兩點質疑:第一,特朗普鼓吹「美國優先」的貿易關係,是與亞太國家在經貿上玩「零和遊戲」。如果從印度洋到太平洋沒有開放自由的貿易,而是視貿易赤字為敵人,如何有自由開放的亞太區域?第二,特朗普認可「自由開放的印太」概念,有利於他與安倍和莫迪搞好關係,但他對東南亞國家的手法如何?尚不明朗。

此前當蒂勒森提到「自由開放的印太」時,有人問他指的是什麼,他解釋是針對「掠奪式的經濟」,也就是針對中國「掠奪式」的對外貿易投資行為,矛頭直指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這引起了美國一些學者的擔憂。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政經項目主任古德曼(Matthew P. Goodman)指出,如果美國想在「一帶一路」方面回擊中國,將不是本地區所需要的。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費和中國研究項目主任張克斯(Christopher K. Johnson)認為,特朗普政府高官現在提出「印太」概念,潛藏的意思是美國必須公開反對中國所做的事情。美國是可以突出自己戰略中積極的元素,比如金融透明度等,但如果公開反對「一帶一路」,就會成為失敗者,就像當時美方反對亞投行那樣「一團糟」,是一個很大的錯誤。

對於美方批評中國對周邊國家實行「掠奪性」經濟政策,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日前反唇相譏:美方一些人在批評中國的時候,應該自己照照鏡子,他們批評中國的話可能正是在描述自己。中國希望建立和平、穩定和繁榮的周邊環境,以「親、誠、惠、容」的理念發展同周邊國家的睦鄰友好關係。中國的外交政策和實踐反覆證明了這一點。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中國想要主導周邊地區,也不相信任何國家應當主導任何地區或者主導世界。

對於美國通過鼓吹「自由開放的印太」,希望印度在制衡中國中發揮更大作用,崔天凱指出,在這一地區建立任何排他性集團或採取「零和」方式解決問題,均將於事無補。亞太地區有足夠的空間容納地區所有國家的發展。遏制中國不符合包括美、日、印在內的任何國家的利益。「我也不認為任何國家能夠真正遏制中國」。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