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讓「美國再偉大」?不!他帶領美國加速走向「衰退之路」

2017年07月29日     檢舉

第一軍情評論員:天中狼哥

特朗普執政半年多了,他的施政不僅在美國,甚至在整個國際社會都引發巨大爭議,他的權力任性與一意孤行備受責難與批評。根據民調顯示,美國人對他的執政滿意度早已不足半數,但他並沒有表現出悔改的態度,仍然按照既定的方式一路狂飆。

Sponsored Links
特朗普讓「美國再偉大」?不!他帶領美國加速走向「衰退之路」

特朗普旋風過後留下一地雞毛

特朗普以一個「造反派」的面目起家,他從競選開始就對傳統政治精英不屑一顧,對抗建制派,煽動民粹主義,在普遍不被看好的情況下神奇般的逆襲,踏上美國權力的巔峰。

上任以後,特朗普在兌現競選承諾方面表現出狂熱的偏執,一改傳統政客瞻前顧後的特點,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發布禁穆令,廢除歐巴馬醫改方案,退出氣候協定……儘管這些措施遭到美國國內和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與指責,但他冷眼以對。

有人說特朗普「吃相難看」,他不顧忌外界觀感,糾集一幫富豪組成史最富有的執政團隊,將自己的女兒、女婿和大量親信安排到重要位置,對於不聽招呼的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斷然解職。

Sponsored Links

在外交場合,特朗普也毫不掩飾自己的好惡。不留情面地掛斷澳大利亞總理電話,讓德國總理默克爾訪美遭受冷遇,粗魯地推開別國領導人,直言不諱地批評歐洲,逼著加拿大、墨西哥、韓國等重新談判貿易協定,讓盟友提高國防開支交納「保持費」,談特色變,幾乎成為國際輿論的共識。對於那些向他諂媚者,如安倍、莫迪之流,則大加讚賞。

對於美國傳統政治人物和主流媒體,特朗普從不吝於表達對他們的輕視和不滿,一切批評的聲音都被他硬懟回去,將那些政治人物和主流媒體虛偽的面具赤裸裸地摘下。

特朗普的行為被形容為「闖進磁器店的公牛」,踐踏著傳統的政治原則,也在某種程度上撕裂著美國和國際社會。在美國歷任總統中,幾乎沒有誰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造成如此大的爭議。美國媒體說他把美國變成了「流氓國家」,國際輿論評說他在「削弱美國的全球領導力」,反對他的國內勢力甚至打算對他提出罷免案。

Sponsored Links

特朗普依舊錶現出,「哥就是哥,哥是不一樣的煙火」式的任性,那他究竟在乎什麼呢?

特朗普讓「美國再偉大」?不!他帶領美國加速走向「衰退之路」

他只對擁護自己的選民負責

西方對領導人權力的合法性有一種普遍的共識,作為民主選舉產生的領導人,他的權力源自於公民的投票,他只是代表選民行使國家權力,領導人的執政應該對選民負責,這就是所謂的民主制度的優越性。

但這一原則具體到特朗普身上似乎並不那麼適用。眾所周知,特朗普在選舉中獲得的選票並沒有超過半數,比他的對手希拉蕊多了兩百多萬張,也就是說他並不是多數人選出的自己心幕中的總統,利益於美國特有的選舉人制度,他才僥倖獲勝。

Sponsored Links

從特朗普獲得的選票構成上來看,建制派和持傳統政治立場的人很少投他的票,他主要獲得的是中下層那些對現狀不滿的「紅鼻子」的支持,他們一起完成了這場「造反運動」。所以,他只對這些人心懷感念。

特朗普在選舉過程中受盡了傳統政治精英的挖苦,主流媒體更是一水兒地站在希拉蕊一邊,對他進行抹黑和揭底兒,讓他一路被動。無奈他只有求助社交網絡,利用網絡媒體凝聚人氣。

特朗普的選舉經歷加深了他的一個認知,建制派政治精英和主流媒體就是他的敵人,他無法獲得他們的認同,因此也無須討好他們,他的執政只須對那些向他投票和效忠的人負責。

特朗普上的施政確實招致了許多不滿,但他在為美國「斂財」方面成效明顯。沙特、卡達、印度、包括台灣地區等都先後奉上巨額的軍購大單,為美國的軍工產業進行輸血。不少跨國公司迫於特朗普的壓力,加大了在美國的投資,增加了勞工就業機會。他以實際行動回報在自己身上押寶的支持者。

Sponsored Links

特朗普對傳統媒體表現出前所未有的傲慢與偏見,但他一如既往地熱衷於發推特,他知道那裡有他的鐵桿粉絲,這是他對抗主流媒體、獲取政治資本的重要渠道。

討好誰,反對誰,特朗普心裡有一本帳,他以一個商人的精明和手段玩弄美國政治。

特朗普讓「美國再偉大」?不!他帶領美國加速走向「衰退之路」

特朗普撕開西方民主制度的悲哀

特朗普是西方民主政治走向惡質化的一個縮影。特朗普那些看似「出格」的主張能夠以國家的名義堂而皇之地實施,是美國的政治體制和國家治理出了問題。「極化政治」成為美國兩黨制的顯著特點,民主黨與共和黨為了各自黨派利益激烈對抗經常導致「否決政治」和「治理癱瘓」。特朗普很清楚,無論他出台什麼樣的政策,民主黨依舊會「為反對而反對」,共和黨則只能「為擁護而擁護」,因此,他無須討好多數美國人。作為一個民主選舉產生的領導人,美國民眾必須為他的任性施政買單。

Sponsored Links

在多黨制的體制下,選舉因素成為政治人物最重要的考量,選前「畫大餅」,本質上就是一種政治買票行為,當選後兌現承諾,用國家公器撈取政治名聲,將國家利益置於選舉政治和黨派利益之下,這已經成為西方民主政治的一個頑疾。

「金錢政治」與「利益回報」已經變得公開化。《被出賣的美國夢》一書認為美國的政客、富人、大公司等,通過權錢交易動搖了「美國夢」的基礎。標誌性事件是2010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裁決:對公司和團體支持競選的捐款不設上限。諾貝爾經濟學獎與和平獎雙料獲得者斯蒂格利茨認為:林肯總統所說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民主制度已經演變成了「1%的人有、1%的人治、1%的人享」。

特朗普讓家人和富豪組成他的執政班底,讓這一潛規則明明白白地擺在世人面前。特朗普推行「億萬富翁治國」無疑強化了少數人的統治,美國政府徹底淪為資產階級大財團工具,資本的利益完全凌駕於美國公眾的利益之上,一個資本利益至上的政府只能按照資本的意志去行事。美國退出氣候協定,大肆販賣軍火,就是為特定的利益集團服務。重新談判貿易協定,無非是為美國資本集團的擴張進一步掃清道路。

Sponsored Links

特朗普似乎很在意那些因為憤怒和失望投票給他的「紅鼻子」,把他們的不滿部分轉化為施政措施,以「禁穆令」推行排外主義,通過擴大和引進投資,增加他們的就業機會,保住他們的飯碗。這些看起來很美的政策實施的結果,將進一步固化他們的階層,讓他們「安貧樂道」,不要再搞出類似「占領華爾街」之類的鬧劇。

牛津大學教授斯泰恩•林根曾警告:「在古希臘,當富人成為巨富,並拒絕遵守規則、破壞政府體制時,雅典民主崩潰的喪鐘就敲響了。今日之英美,也已到了岌岌可危的臨界點」。特朗普會不會敲響西方民主政治的喪鐘,尚無法預言,但美國和國際社會已經有輿論指出,他正帶領美國加速走向「衰退之路」,這對於把「美國再偉大」放在嘴上的特朗普來說,無疑是極大的諷刺。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