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拒絕接受調查,深扒萬毒之源的黑暗史

軍事     2021年06月13日

近日知名科普大V科普松鼠會,為731部隊洗地,聲稱「人體的水含量不是因為731部隊才知道的」,激怒了廣大網友,隨後的不久科學松鼠會發表致歉聲明,並宣布決定清除該帳號。

美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拒絕接受調查,深扒萬毒之源的黑暗史

提到731部隊,就不得不說到同樣以生物性研究為主的美軍德特里克堡基地,兩者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二戰之後美軍蓄謀獨占731部隊的實驗情報和材料,同時也為了阻止蘇聯獲得日本的細菌戰資料,故以東京審判庇護日方為條件,試圖由此為其進一步研究生物武器而做好充分的準備。最終美軍如願得到了的實驗情報,這也是為什麼很多731部隊的很多檔案都印有德特里克堡的字樣。

然而隨著如今國外疫情狀況長時間得不到改善,關於德特里克堡實驗室的種種疑惑引起人們的關注,甚至很多跡象讓人們不禁懷疑,新冠病毒是否來源於此?德特里克堡還做了哪些生物性研究?它和731部隊還有哪些關聯?接下來我們就一同來深度挖掘這個神秘的萬毒之王--德特里克堡的黑暗史。

美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拒絕接受調查,深扒萬毒之源的黑暗史

德特里克堡本是一個位於馬里蘭州的軍事基地,也是美國陸軍醫學研究總司令部、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和國家癌症研究所的所在地。

曾有美國雜誌報道過德特里克堡的歷史。這要追溯到1942年美國陸軍受日本細菌戰的啟發,決定從已廢棄的國民警衛隊基地中選址,來開啟對生物武器研究的秘密計劃,次年這裡改名為德特里克堡,成為陸軍生物實驗室的總部。戈特利布(前納粹德國科學家,外號「死亡醫生」)利用它來作為CIA的毒庫,它保存了可能引起天花,結核和炭疽病的生物製劑,以及多種毒素,研製了意圖殺死古巴領導人菲德爾·卡斯楚和剛果領導人帕特里斯·盧蒙巴的毒藥。

美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拒絕接受調查,深扒萬毒之源的黑暗史

二戰後因為美國擁有了核武器,因此生物武器的需求一度不再那麼迫切,德特里克堡的實驗研究稍有放緩。而後隨著美蘇兩國關係日漸緊張,美國又感受到了別國的威脅和生物武器的重要性,因此冷戰時期促使美國又開始了對生物武器的研究。

而要說到人們懷疑德特里克堡可能是新冠疫情的根源並非空穴來風,早在2019年美國威斯康星州便有報道稱有集體性的因吸食電子菸而患肺部疾病的事件。其症狀主要為:CT顯示肺部有陰影,部分有肺炎表現並呈現毛玻璃樣,其中也包含新冠肺炎的典型胃腸道症狀,比如噁心、嘔吐、腹瀉等。此前在維吉尼亞北部也有報道稱出現了一種神秘的呼吸系統疾病,有60多名老年人感染,其中一些因感染了肺炎死亡。而查看德克里特堡的研究對象會看到,其中包括非典和中東呼吸綜合徵等相關肺部疾病的蹤影,他們試圖通過這些疾病來培養抑制劑。以上種種跡象讓原本就充滿神秘的德特里克堡更加疑點重重。

美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拒絕接受調查,深扒萬毒之源的黑暗史

(美國CDC網站上對電子菸事件的報告節選)

其實原本在2019年,美國疾控中心以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沒有完善的系統來凈化廢水為由,將其關停,同時疾控中心以考慮到國家安全為由,拒絕向外界解釋關停原因的細節。次年的3月,白宮請願網站出現一道特殊的情緣貼,要求美國政府公布關停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的真正原因,澄清該實驗室是否為新冠病毒的研究單位等問題,美方遲遲沒有給出回應。

而在隨後不久,CDC(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在一次實地檢查後,向德特里克堡發出了「復工令「,完全地恢復了其開展」特定生物製劑與毒素「研究的相關資質。

至此,德特里克堡距離上次關停才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為何它又在新冠疫情爆發的關鍵時刻,突然全面恢復運行,再度引起民眾的廣泛關注。並開始思考,德特里克堡是否在秘密進行著某種生物武器的研究?

美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拒絕接受調查,深扒萬毒之源的黑暗史

說到生物武器,追溯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細菌戰,當屬中世紀時席捲整個歐洲的黑死病了。據史料記載,當時蒙古國進攻到黑海,往城裡投了很多患黑死病而死的人的屍體,導致病毒在城中迅速蔓延,促使黑死病在歐洲持續了三個世紀,奪走了兩千多萬人的生命。

而在隨後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德國在對抗英法兩國時用到了炭疽病菌,這種病菌當時在英國本土投放時,因為英國戒備森嚴所以基本沒有成功,見本土投放的計謀不成,德國隨後把炭疽病菌給了土耳其,土耳其在與英法對戰過程中使用,致使對方的騾子和馬大量死亡,對當時的軍隊運輸與作戰造成了影響。

美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拒絕接受調查,深扒萬毒之源的黑暗史

一戰的恐怖影響,讓人類開始反思並且謹慎對待細菌武器。後來的1925年在瑞士日內瓦,各國簽訂了《關於禁用毒氣或者類似毒品及細菌方法作戰議定書》,其中明確規定了禁止使用生物武器。

儘管國際社會為禁止生物武器做出了很大的努力,然而就在僅十多年後爆發的二戰中,日本仍在頻頻使用細菌作為戰爭武器,對中國人實施了人類歷史上時間最久、規模最大的細菌戰,日本五支細菌部隊,分別駐於我國的哈爾濱、長春、北平、南京、廣州。

據記載,當時日本已製成能在實戰中使用和用飛機投擲的生物武器,當時侵華日軍在進攻、掃蕩等軍事行動中,都曾用細菌武器造成疾病大面積流行。不僅對於中國,在與俄羅斯的諾門罕戰役中,石井細菌部隊向哈拉哈河投了22.5公斤的細菌,其中包括大家熟知的鼠疫、霍亂和傷寒等,這些慘絕人寰的行動也皆為臭名昭著的731部隊所為。

美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拒絕接受調查,深扒萬毒之源的黑暗史

雖然731部隊的罪行在東京審判時,因美方庇護而被掩蓋。而隨後蘇聯為制衡美國的這一霸權行為,次年年末在伯力城設立了軍事法庭,對蘇聯出兵我國東北期間俘獲的日軍細菌戰罪犯進行了審判,這就是後來著名的「伯力審判」。

隨後蘇聯以多種語言出版了該審判的記錄,第一次向世界公布了日本侵華期間實施細菌戰的細節。後來也相繼有731部隊的隊員突破重重阻力和社會壓力,發表了一系列文章和書籍來揭露日本細菌戰的醜惡罪行,不過這些內容的研究價值都不是很高。

直至上世紀90年代,我國學者對731部隊的大量研究不斷深入,給日本侵華細菌戰的歷史勾勒了一個簡要的輪廓。其中《侵華日軍滇西細菌戰實錄》更是以文獻資料結合田野調查首次揭露了日軍在雲南瘋狂實施細菌戰的罪行。這些珍貴的資料也為國際上對細菌部隊的研究,做出了前所未有的貢獻。

美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拒絕接受調查,深扒萬毒之源的黑暗史

日本侵華細菌戰的歷史,是中國人民的一段悲慘和充滿血淚的歷史,也是人類在世界帝國主義時代產生的醜惡歷史。它在時刻告誡人們不要讓歷史重演,也在提醒人們維護世界和平的重要意義。

以上的生物武器的性質與德特里克堡實驗室充滿了相似性,也略有不同。前面所提到的細菌武器多為自然細菌,人類研究藥物後是相對可控的。然而實驗室通過基因技術研究出來的細菌,因為人們本身對其了解不夠,再加上技術受限則很有可能會失控。危害程度要遠遠大的多,有著無法控制且極易擴散的特點。

美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拒絕接受調查,深扒萬毒之源的黑暗史

德特里克堡實驗中比較有名的當屬艾倫·杜勒斯負責的精神控制項目「藍鳥」,其在1953年將這個項目改名為代號「心靈控制計劃」。這個計劃旨在找到一種能控制人類思想的方法,可以使不願合作的疑犯提供能供有用的信息,甚至達到瓦解敵人思想的目的。

杜勒斯對實驗「樣本」用各種各樣的藥物進行測試,並對其實施電擊和剝奪器官的折磨,美國監獄和醫院裡不知情的人們便是這個實驗里供測試用的「樣本」。而在歐洲和東亞,秘密封閉中心的囚犯也成了它們的實驗品。其中建在德國克朗伯格鎮一棟別墅地下室里禁閉中心,很有可能是它們的另一試驗基地。

美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拒絕接受調查,深扒萬毒之源的黑暗史

「心靈控制計劃」中最著名的受害者是弗蘭克·奧爾森,他是CIA(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官員,知道關於德特里克堡的很多秘密,當時他提出想要退出實驗項目,因此對於實驗室而言,他成為了一個很大的威脅。

就在不久之後他被安排服入了大量的LSD致幻物,而在此後的一周奧爾森被發現已墜樓身亡,CIA稱其為自殺,但他的家人們認為奧爾森的死很有可能是實驗室為防止他泄密,而將其扔出去的。所幸「心靈控制計劃」在1960年代初以失敗告終,杜勒斯也承認「所有這些活動的結論是,以這種方式操縱人類行為非常困難」。德特里克堡的瘋狂實驗在此也算稍有平息。

後來在尼克森在任的一段時間內,他曾宣布美國將不再製造進攻性的生物武器,並銷毀生物毒素。可儘管如此,德克里特堡的倉庫仍然存放著一批貝類毒素,這些毒素雖僅有11克,卻足以殺死上萬人。

美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拒絕接受調查,深扒萬毒之源的黑暗史

短暫平息後的不久,德特里克堡正式成為了美國陸軍生物防禦實驗室,此後便零星有醜聞爆出:致命菌株、毒株的丟失;再到廣為人知的炭疽病毒事件:當時美國政府和媒體不斷收到塗有炭疽病毒的信件,接受這些信件的人中有17人感染5人喪生,整個事件中兩個有重大嫌疑的人都是德克里特堡的工作人員。

長期以來遍布美國各地的實驗室也都處於缺乏監管的狀態,很大程度上這些實驗室多屬自我管理的階段,而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經常看到這樣的報道:感染了致命病毒的實驗動物逃跑了,野生動物被發現用實驗垃圾築窩、一個實驗室誤將已被致病性H5N1流感病毒污染的禽流感病毒樣本寄給了美國農業部研究員等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件。

美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拒絕接受調查,深扒萬毒之源的黑暗史

接二連三的事件讓很多科學家紛紛表示擔憂,人們漸漸開始質疑實驗室發生的事情是否存在更高級別的安全隱患,美國傳染病學會前任主席大衛·雷爾曼表示「實驗室製造的致命流感病毒如果發生事故,很可能會是毀滅性的,這些病毒經過設計改造,比自然病毒具有更強的傳播力,我們沒自信能控制它。」

除了實驗室本身的安全事故,它的另一安全隱患就是盜竊,不法分子故意盜竊和濫用致命病原體來進行犯罪,也是實驗室不可忽視的隱患。

美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拒絕接受調查,深扒萬毒之源的黑暗史

人類的出現至今已有20多萬年了,我們自認為是站在食物鏈頂端的高級物種,理應有著傲視一切的資本。

其實細菌的出現要比人類早了很多,世界上最早的細菌—古菌,在三十億年前就已經存在了。隨著科學的不斷進步,我們發現了越來越多關於人類生存與細菌息息相關的證明。越是如此越是需要我們保持一顆謙卑和敬畏之心,敬畏生命,敬畏自然。任何妄圖通過恐怖主義的手段來謀取短期利益的行為,必將會把人類推向深不可測的無盡黑暗之中!